【维勇】Lewd 16

*天使维x淫魔勇  OOC

*详情设定请戳【这里】x

*太久没写了...ORZ

*这里是前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如果接受得了就拉下去吧w

 

 

 

「嗯?你猜?」
「诶———( ;´Д`)」
「勇利?」
「勇利利!!!(>人<;)」
「勇利————————————!!!」
唔———…
仿佛嘴巴被塞了什么东西,说不出话,对于自家恋人这样的回复,维克托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他也只是在勇利的口中听到说以自己为中心的透明防护罩困着勇利而已。
抬起眸子,透过那银发看着天花板上的投影仪,真的……存在吗?
有点忍不住想去了解这个神奇的界度,想去触碰那块以自己为中心,使勇利没办法离开自己的墙壁。
自己也是因为自己喜欢的人是淫界的,才去匆匆忙忙的了解了点相关的资料,虽然并没有什么可靠的信息,应该是说,淫界把自己保护得太好了,天界最大的天空树藏书官可是只有天界和淫界的合作项目以外,什么都没有。
可是在这几天,维克托深深的体会到:
「勇利是淫界的,赛高!」
而且而且啊!
“……说不给诱惑是假的啊……”垂下眼睑,蓝色眼睛看着没有回复自己的短信界面。
其实,在胜生勇利遇到他的之前,到底遇到了多少人,这是他现在很想知道的,也许这是出自想了解自己另外一半的想法吧。
他承认自己是在嫉妒那些被勇利‘服务’过的人,说不嫉妒真的是假的呢。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维克托想那块透明的玻璃就这样存在的,这样他就可以永远永远的将勇利困在自己的身边,永永远远的。
就因为这样忧虑的表情,被前排早早霸着位置的女孩子们用手机一张张的拍了下来。看到前排的女孩子用着手机似乎对着自己拼命的在拍的时候,礼貌性用手指抵着唇瓣,单眯着一只眼睛,事宜大家不要那么大声。
结果前排的女孩子的尖叫声就更加大声了。
「嘛…勇利不会生气的吧?」那这是后话了。
就在维克托在乱撒花儿的时候,突然发际线上传来一阵阵压迫感,就像是有人用好几个手指的指腹拼命的戳戳戳,甚至他的头发还有被拉长的感觉。
「啊…痛痛痛痛!!!」
可是维克托还是露出绅士般的笑容。
似乎力气更大了呢……
这已经真的是后话了。

那么勇利那边呢?
「诶———( ;´Д`)」
当勇利看到维克托发了这样回复的时候,其实是坐在讲台上。
客观上来说,勇利一直坐在维克托那放着教义的讲台上,也就是维克托的正对面。
翘着二郎腿,勾着脚尖,右手拿着手机,眯着眼睛,看着人山人海的教室,“真的有点壮观呢。”
手机在勇利观察周边环境的期间不停的震动着,他也没有去理会。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可能也只有不安吧?
维克托太高人气了,看着水泄不通的教室就可以看得出来,如果自己不是正在处于一个透明状的话估计进不来吧?
看着正在低着头看着资料的维克托,勇利也有点点无聊的从讲台上跳了下来,小脚尖点在地板上,拍打着翅膀,辅助自己飘起来。
身体穿过正在走道上拥挤的人群,到了教室入口,看着这里三层外三层的,勇利有点小别心思的摸着刚刚跑出来的角的根部,痒痒的。
胜生勇利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最近自己是不是很久没有清理里面的污垢的……最近都在忙着维克托的事情,都没有时间清理角角翅膀和尾巴呢。
就在浮起来的勇利在竭尽全力的用手挠着角角的时候,教室突然传来一阵阵尖叫声吓得勇利一下子搓到敏感处,“唔…!”惹得他忍不住发出声音。
「什么啊……里面在干嘛」
决定放弃抓角角的勇利慢悠悠的飘回教室的时候,看到了些东西,“……!!!”


*
维克托很不容易的拒绝了同期同事的庆功宴。
尤其是同个学院的小野,当那纤细白嫩的双手挽着自己,那柔软碰着自己的手臂,维克托忍住不去推来对方,而是用语言拒绝了对方的邀请。
「幸好勇利不在,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可是你们伟大的大祭司好像因为忙于讲座的事情忘记了什么前提条件。
“勇利?我回来了哦?”
小心的将门带上,皮鞋放好,在客厅上随手将公文包扔到沙发上,将装着熟食的外卖盒子放在桌子上,伸了个懒腰,再次的呼唤自己的恋人,“勇利?你在家吗?”
所以说维克托可能真的忘记了什么设定。
突然二楼有一个塑料袋被砸到维克托的脑袋上,然后二楼的门‘啪!’的一下被关上了。
里面的是两个热腾腾的奶黄包。
“……!”你们大祭司好像想起了什么。
然后将塑料袋放在桌子,跑上二楼,发现客人房间被上了锁的时候维克托无奈的叹了口气,用手指敲了敲门,“勇利?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下来和我一起吃饭吧?”
“………我吃饱了,你自便。”
里面传来了勇利的声音,可是维克托还是用手再次敲了下门,“那可以让我进来吗?”
可是里面好像什么动静都没有。
“唉……”
就在维克托用手送了送领带,准备下楼的时候,门把手突然转了一圈,然后门就打开了。
“勇利……!!!”惊喜的看着打开的门,维克托跑了进去,可是里面没人呢。
就在维克托想说什么而张大嘴巴的时候,突然身体好像被什么绑束着,然后有什么软软的东西窜进了他那张开的嘴巴,甚至好像有股力量在强制扯开他的嘴角。
“诶…?一上来就那么刺激吗勇利?”
那个透明的力量将他推到在床上,软软的东西和维克托的舌头不停的纠缠着,时不时还发出滋滋的声音,仿佛可以感受到主人在吸着口水的声音。
维克托也尝试将手圈起来,发现可以摸到勇利的身体,有种奇妙的感觉呢,是勇利故意的吗?让他可以触碰到。
因为在书籍的记载中,淫魔一般都是可以触碰物体和活体,而活体无法触碰淫魔的。
顺着那光滑的曲线,维克托摸到了勇利尾巴的根部,惹得勇利忍不住发出声音,“你…别碰那里!”
可是维克托没有去理会勇利,发现勇利似乎只穿了一条内内后,他试探性地扯开,左手搂着腰,右手盖在勇利左边的瓣上,轻轻的揉捏了下,然后还用指甲抠着尾巴的根部。
“我-都-说-了-!”
蓝色瞳孔不禁瞪大,看着终于解除透明的勇利翘着屁股、左手撑在他的胸肌上,右手用力的捏住维克托的鼻子,“别碰那里!不让你会后悔的!”
“哦?为什么会后悔呢?”维克托下意识的加重手上的力量,因为力度挺大的,吓的勇利的腰软了下来,恼羞成怒的用力捏住维克托的鼻子,用牙齿狠狠的啃上一口。
“你…你会后悔的…!”
刚刚被维克托揪住根部的尾巴一下子变得很长很长,一下子圈住维克托的手………

 

 

-TBC-

 

嘛...看到老维就想起了橡皮头(并不是

 

评论(6)
热度(94)

© 花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