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畜馨ටᆼට


此号主维勇 任何内容一概拒绝转载哟




——————
9月份回来更维勇 正在爬墙某漫画和某动画里的cp(

【维勇】口中咀嚼着你的胰脏

*应该没有什么要注意的事项(问题不大x)ABO向?(x)OOC

*演员维x研究人员勇

*这篇本来是中长篇x被我压缩到这样 随便看看吧










1

“您可以当我的伴侣吗?”


作为一个解剖各种物体进行研究的B市,政府下达着一个看上去十分平等的条约,一个科学家的一生,必须向政府上报,自己所携带的一个终身物品。

而且那个必须是活的,它可以是植物,其实一棵植物的生长周期远远比人类要久得多,所以许多科学家是不会养其绿色植物。

也可以是畜生和昆虫类,猫猫狗狗什么的,这或许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在B市相隔的V城市,这些物种都在被人类驯化着。

甚至还可以是他或她,人类。对于一辈子只能将自己贡献于解剖事业的他们来说,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有科学家和其伴侣结婚的消息了。

与其说没有,应该是他们不敢。

因为伴侣还有一个附属条件:伴侣是必须比科学家更早的迎接死亡,然后有利于科学家解剖。

试问这个约束条件,谁还敢寻找什么终身伴侣呢?

当然,也是有科学家因为经受不了一个人的折磨,也是有成功离开的例子的。





………

“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这是在繁华商业地段里的一家不起眼的咖啡厅,与其说是不起眼,倒不如说是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给包场了。

前不久服务员端上来的咖啡冒着薄薄的水蒸气,将他的墨镜和对方看上去十分普通的眼镜捎上了点点雾气。

对方是一看上去就十分普通的人,而且还是一位男性,说点不好听的,在没有看到对方瞳孔而是看到其发旋的话,维克托不好断言对方的样貌是否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脖子上的项圈足以证明对方是一个OMEGA呢,略微感兴趣的盯着对方,头发有好好的洗,可是就是因为只有好好的洗干净了,碎碎的发尾都快触碰到鼻子上了。

因为是自己常来的咖啡厅,维克托随意的将墨镜摘下来,浅蓝色眼睛不爽的看着和他坐在同一张桌子面前的人。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会答应你这个听上去十分无礼的要求?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的确…”男人轻轻抬起头,却因为刘海太长了而看不到眼睛,“既然您是选择不答应的话,您为什么还要赴这场约呢?”

真想把他的刘海给剪了啊!不经意眯着眼睛,左手拖着下巴,右手伸过去想摸对方的刘海时,却被对方一下子向后仰给吓到了,眨了眨眼睛后大笑,“因为如果遇到像你这种这么有趣的人也不赖哦?”

男人定了定神,故作镇定的推了推刘海下的眼镜,“………果然像传说中的那么恶趣味吗?”

“是呢,我喜欢有趣的东西哦?不要被那些外包装给欺骗了哦?其实我很坏的哦?”手上的小勺子的杯面碰撞着,发出铃铛般的声音,“那你是为什么找上我的呢?”

男人微微歪着脑袋,似乎想到了什么,一直放在桌子下的手翻找着自己的背包,抓出一个皱巴巴的透明封口袋,里面装着一张纸和几根银发,“这个,融合度验出的DNA和我的DNA为99.999%,然后我就给你写信了。”

“著 名 影 帝 Victor 的 毛 发…?”一字一下的咬出来,略微好奇的看着着男人,“这个东西你在哪得来的?”

“地下二手交易市场…里面有挺多维克托先生您的物品,比如用过的纸巾和坐过的椅子什么的,这个毛发不贵,也就90万……而已。”

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维克托忍不住大笑,“这种东西真的是来自我的吗?小傻瓜你确定你真的不是被骗了吗?”

男人不满的瘪着嘴别过脑袋,将透明袋子放回背包里面,“我被骗那又怎样?而且你看上去也没有想当我的伴侣,所以不关你的事吧?”

“怎么会呢?”维克托看着对方的手再一次放在桌面上的时候,一把抓住,并且十分深情地说,“你不是过来想和我结为伴侣吗?我正在考虑哦?”然后调侃般的揉着手指的关节,意外的白皙呢。

根本就不像B市研究人员的手呢。

维克托在赴约的时候已经叫经纪人将眼前这个男人的资料查询了一下,可是因为B市是一个研究城市,有一些信息实在是保护的太秘密了,维克托只知道这个男人在V市暂时居住的酒店,就没有太多的信息了。

传说B市的人都是孤独终老,除非......

听到维克托的话,男人害羞的将手收回去,支支吾吾地,“算了,不用了您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好了。”然后站起来,将背包拿起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踏出桌子的台阶,“就这样吧,再见...”

在说再见的时候男人愣了愣,微微别过头看着维克托的时候那双蓝色眼睛似乎捕抓到一点点红色,“不对,应该是说在也不见了。”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男人的离开,维克托将手掌盖在脸上,揉了揉自己的刘海,蓝色眼睛紧紧的闭上,脸不知道是从上面时候开始红了起来。

是因为对方无意发出的气息让自己有点小小的发情了,还是...

“啊...我们真的是命运之番啊...”不甘心的揉了揉眼角,企图让自己清醒,却不知道自己忍不住的吸了吸鼻子,似乎在留恋那个人残留的气息。

虽然闻上去应该好像被抑制剂压抑了下去,可是,他还是可以十分清晰的嗅到,那股甜甜的味道。

维克托也不是接受不了自己的命运之番是男性,自己也并没有这样的歧视,只是,那个男人真的是B市的研究人员吗?

“骨架太小啦...”食指和中指露出好看的蓝色眼睛,维克托嚷嚷道,“他真的太瘦啦......”回味着握住那双小手的感觉时,他的脸又一下子上升到了一个温度。

...他想在那个人的颈脖上留下他的印记。

深深的咬下去那种。

大概平息下来后,维克托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在短暂的等待后,对着电话说,“帮我把今天和明天的行程都取消掉吧。”


说是说要到对方居住的酒店地址,也只是酒店名字而已,连对方住的几楼和房间几号到保护得严严实实呢。

果然B市是一个神秘的城市呢。

带着太阳眼镜,乌黑发亮的皮鞋一下一下的和地板上的地毯接触着,自动门感应到人的温度时打开着。因为维克托那象征性的发型让路人一下子就想起了是谁。

走到酒店的前台前,维克托礼貌的将太阳眼镜摘下来,亲切的对着前台小姐笑了笑,“请问,我可以打听一个人的房间号码吗?”

看到是出名的影帝Victor,前台小姐瞪大眼睛脸红的看着维克托,“可...可以...可以!当然可以!能为Victor先生服务是我的荣幸!”

“谢谢你,女士。”蓝色眼睛勾成月牙状,“我想问一下贵酒店是否在这个几天有一位B市籍的男士居住在这里,”用修长好看的手指横着比在立挺的鼻尖上,“黑色刘海大概在这里,瘦瘦小小的。”

“是的呢,的确有一位B市的男士入住,在16025号房,一位叫做胜生勇利的先生。”说着说着,前台小姐抬起红红的脸颊,“需要我提供备用房卡吗?”然后将通用备用房卡递上去到维克托脸旁边。

“嗯没事,”反着维克托是轻轻的抬起前台小姐的手背,没有接过房卡,而是绅士般的亲吻着她的手背,“感谢你把房间号告诉我,我自己去找他就好,谢谢。”

然后走进已经准备好、敞开的电梯门里,对着电梯门外看着自己的群众,展露出笑容。

不要看维克托现在表现得如此绅士的样子,其实他现在是紧张的要死,白色衬衫下包裹着的胸膛正在扑通扑通的跳着。

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他又重新带回了墨镜,电梯工作人员将十六楼的键按亮后对着维克托微笑,然后走出了电梯。

盯着数字马上到16,与此同时门也打开的时候,维克托深深的呼吸着,踏出电梯,找到16025号房的面前。

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白色纸,撕开后面的滑纸,将拥有粘性的一边用力的贴在猫眼上,弯曲着手指用指甲在上面刮了几下。

至于未来对方窝在他怀里问他为什么会这样做的时候,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

维克托现在只知道,他的OMEGA就在这个房间里,味道并没有像今天早上那样被遮掩着。

咽了口口水,手指颤抖的按了两下门铃。

为什么自己会对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那么在意……?真的就像对方说的那样,他们是命中注定的吗?

甜甜的气息也越来越浓郁,维克托甚至可以听到里面传来“诶?恶作剧吗为什么猫眼看不到东西”和“啊…好热啊……”的字眼。

到门被拉开一点点,看到一双大大的酒红色眼睛看到维克托后吓得想将门关上时,维克托也十分迅速的用不菲的黑色皮鞋抵住门口,强行进入房间,并且将那个看上去十分可爱的人儿揽在怀里的时候,不禁发出自己的信息素包裹着两个人。

“勇利………我们这不是又见面了吗?”





2

胜生勇利永远是没有想到对方是那样的人。

恶趣味相当大的人,亏还是他的偶像,委屈的将脸埋在枕头里,勾着背,“可是我一点都不有趣啊......”

不停的用额头上明明别在后脑勺好好的刘海不同的蹭着枕头,酒红色瞳孔委屈的眯起来,“啊…不过……”

维克托真的长得好好看呢……

当勇利将价格昂贵的发丝买下来并且发现自己和发丝的主人有着几乎融合的属性,勇利就有了擦抑制剂的习惯了。

勇利并不是故意将刘海留得碎碎长长的,因为在工作的时候已经习惯了用夹子将碎碎的刘海夹起来了。不过…幸好刘海被自己留长了,维克托才没有看到他的模样呢。

嗯…明天回去B市吧……!伴侣什么的找一棵植物或者宠物好了。

就在勇利将床头灯关上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门铃被按响了,“叮咚,叮咚。”

酒红色瞳孔灵活的转了几圈,嗅了嗅鼻子,“…是谁呢?我在V市没有认识的人啊……”然后拉了拉衣领“好热...”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将眼睛凑近猫眼那里,可是看到的却是黑漆漆的,“诶??恶作剧吗?为什么看不到…”

犹豫了一下,勇利还是没有挂上防盗锁,小心翼翼的打开门,将脑袋伸出门缝的时候看到维克托站在外面时勇利吓得立刻用手将门关上,谁知道维克托一下子将脚伸出来抵住,猛地闯进房间里,十分干脆利索的关上门。

酒红色的瞳孔害怕的和蓝色眼睛对视着,维克托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就跑过去拥住眼前的人儿,而勇利惊讶的瞪大眼睛。

“勇利………我们这不是又见面了吗?”

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维克托也被下了一跳,轻轻散发着自己的信息素,再一次的观察着勇利的样子,因为被刘海遮盖住,实际看到模样的时候看上去好像只有十几岁的样子。

而被薄的紧紧的勇利一脸尴尬的用手推了推维克托的胸膛,脸红的说,“维...维克托先生你可以把我放开先吗?”回来想了想,“不对!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和房间号??”

稍微松了松手上的力气,维克托忍不住向勇利脸上啾了一口,这这也让勇利脸上的颜色再一次的变红了,惊讶的用手捂住脸颊,“你你你你...!”

“我怎么了?”

面对维克托的反问,勇利紧张的吞着口水,挣脱掉拥抱,躲得远远的,“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当然是找我亲爱的勇利啊?”维克托一副理所当然的说,甚至还想靠近躲在椅子后面的勇利。

“可是你不是说我是在骗你吗...?而且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勇利紧张的蹲在椅子后面。

其实才20岁的胜生勇利也是傻,熬过了B市的测设,因为优秀的超级也有好好的当上研究中心的主要人物的时候却出来寻找自己的伴侣,真的是无稽之谈。

“才十九岁的人放在好好的资源和深造不去,却在那里寻找什么命运之番?简直搞笑!”

“而且他还是一个OMEGA啊!OMEGA居然去追求那么无趣的东西???难道不是应该乖乖的安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吗?”

对于同期的质疑声,勇利也没有给出很大的反应。

听到勇利说的话后,维克托有点无奈的坐在离对方最近的床边说,“我承认,一开始没有看到你的模样我的确不是很想成为你的伴侣,可是,”抓了抓刘海,蓝色瞳孔难为情的看着躲在椅子后面的勇利,“我对你发情了。”

“.....诶?”酒红色瞳孔瞪大,勇利惊讶的看着微微脸红的维克托,看到维克托额头上面微微冒出来的汗水,和微微香甜的气息,脸颊也红了起来,“......可是我是B市的人...B市哦?你真的了解现在的状况吗?”

“我知道B市的状况,不然我现在也不会主动找你不是吗?”维克托也忍不住蹲到椅子后,用手抚摸着勇利的脸颊,“你不是说我们融合度是接近一百吗?”指尖在有点烫手的肌肤上打转着,逼迫着有点躲闪的瞳孔看着自己。

“这样,不是有利于我们培养感情吗?”


就这样,胜生勇利稀里糊涂的跟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回家了。

面对如此豪华的别墅,和每天回家都会迎接自己并且伸出舌头拼命舔舐着自己的贵宾犬,说实话勇利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合约也签了,自己也有好好的将申请条约寄回去B市好几天了,应该...默认维克托就是自己的伴侣了吧?

“其实为什么维克托会答应签约呢?”

有时候勇利会问维克托这个问题,因为对于B市常住人口寻找伴侣这件事情的附属条件来说很难让外界人员难以接受,所以勇利很好奇。

“因为我和勇利是命运之番哦?而且这不是勇利说的吗?”然后取之而来的是勇利认为有点过分的肢体接触,面对自己暗恋的人对着自己做出的搂搂抱抱动作,说实话,他觉得这一切,

有点假。

自己真的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将在V市著名影帝Victor给搞到手了吗?

真的感觉像假的一样。

突然维克托将勇利圈起来,紧紧的拥抱在怀里,手掌抚摸着勇利的脸颊,然后蹭了蹭,“亲爱的在想什么呢?”

“唔......”在勇利还没有回答的时候,维克托就率先亲吻着勇利的嘴角,轻轻的含着,用白皙的牙齿温柔的啃咬着勇利的唇瓣。

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亲吻了,有时候维克托会恶作剧般的将在楼道上行走的勇利一把拉过,然后封住他的唇。

又或者是在勇利叼着一块梨子的时候突然咬掉剩下在嘴巴外面的梨子,然后轻轻的吻着勇利那有点甜甜的唇。

每次每次维克托的发散着很浓郁的信息素勾引着自己发情,却又在亲吻后一下子将勇利一个人晾在那里。

他们甚至没有在对方面前说过“喜欢”这个字眼,感觉两个人也就只有相拥和接吻的行为,却不会再进一步一样。

维克托不会向前,勇利也会退后。

仿佛在说他们不是恋人,只是同居关系。

这不是勇利想要的。





3

“我可以咬你吗勇利?”

那是在维克托出差回来的第二天,维克托对着正在抿着牛奶的勇利说。

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一个月的胜生勇利握着透明水杯,惊讶的瞪大酒红色瞳孔看着对着自己笑眯眯的同居人。

是的,勇利已经默认自己和维克托是合租关系,已经一个月了,他们还只是在接吻的阶段上。勇利也不是没有暗示维克托,但是当每次看到对方将自己无视的时候。

自己擦抑制剂这个习惯也越来越频繁。

“维克托...这不好玩,”勇利低下看着透明玻璃杯,酒红色瞳孔复杂的看着维克托,“我是在这里等申请条约的,”将杯子放在茶几上,“已经一个月了,申请条约还是没有回来,看来是没戏了。”

“......我想是时候回去B市了。”

“勇利......”当维克托想起拥抱勇利的时候却被勇利轻轻的避开,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门铃响了起来。

对于突如其来的门铃,两个人都诧异的看着对方,现在是下午两点钟,很少有这个时间段过来拜访的。

“......我去开门吧?”离门口很近的勇利微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小步的跑到大门口打开了门。

发现外面站着两个穿着西装的男性,勇利有点紧张的问,“有...有事吗?”

“您好,请问胜生勇利先生在吗?”其中一位男性说出勇利名字的时候勇利愣了愣,“我是B市政府的工作人员, 请问胜生勇利先生现在是居住在这里吗?”

“是...是的,我就是胜生勇利...”感觉对方好像......勇利有种不好的感觉。

“好的,”男性将一个文件夹递给勇利,“感觉胜生勇利先生之前提交的申请,我们这边需要核实。”

“请问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吗?”

“在,你找我们有事吗?是关于之前那件事吗?”感觉不妥的维克托也走到玄关里,伸出手轻轻的握着勇利的手。

“是的,我们现在要求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和我们走一趟。”男性看了看手上的手表,“时间也不多了。”

“诶?”就在维克托想跟着男性离开,带着歉意在他额头上的碎发上吻了一下的时候,准备放开本来还紧紧握着的手时,勇利一下子将维克托想松开的手紧紧的抓住,欲哭欲哭的看着维克托然后拼命的摇头,“维克托…不要去…!”

因为他不知道B市政府想对维克托做什么,所以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让维克托离开。

“没事的勇利,”看着已经想哭想哭的勇利,维克托好笑的将他抱住,“你,喜欢我吗?”

“喜欢……!我喜欢维克托,所以你不要去啦……”已经哭嘤嘤的勇利一把揪住维克托地衣服。

“你终于说你喜欢我了,我也喜欢勇利哦?”轻轻地揉着软软的黑发,维克托感叹道,“没事的,我会回来的亲爱的,”亲吻着在颤抖的唇瓣,“勇利会等我的对吧?”

“……一定要去吗……?”

“当然,因为我想和勇利在一起哦?”

“………xiang………”

“然后胜生勇利先生,”另外一个男性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将一个信封递给勇利,有点烦躁的说,“明天下午四点钟,请根据里面的地址,走一下程序。”


“……程序吗……?”

距离维克托离开已经有一天了,勇利自己也站在信封里面提供的地址面前。

其实这个地址勇利是再熟悉不过了,那是B市政府的拥有地,至于用途是什么,勇利就不知道了。

夸张的木门吱啦的打开,发现是昨天的工作人员,对方示意让勇利进来。

那是一家拥有王室装修风格的餐厅,酒红色的瞳孔紧张的看着领着他一路向前走的工作人员,“那个……维克托去哪里了?”

当走到走廊的尽头,工作人员用着不明意义的微笑说,“维克托先生就在里面等候着您,请进去吧。”

然后将勇利推了进去。

“啊痛…!”

因为重心不稳的勇利险些摔倒在地上,当他站起来的时候无意看到一个东西时,酒红色瞳孔瞬间感觉整个世界在崩塌一样。

“………维克托?”







那是一碟正在冒着白色的雾气,有点血水,粉红粉红的,甚至可以看到一下没有消化完成的黏在胰脏上的东西。







——————————




“啊好恶心!”只有五岁的阿芙罗拉蹲在地上用肉肉的小手臂盖住自己的脸,酒红色的大眼睛在手缝里面不停的眨着,“阿拉只在幼稚园里看到过小花小草没有看过内脏呢……那他们最后有在一起嘛花店叔叔?”

“当然,”花店老板一边包裹着花一边微笑,“男主角最后是英雄救美哦?当然女主角最后还是拯救了B市哦?罗拉回家问问麻麻就知道了哦?”

“诶———!!”小脸鼓鼓的,不满的说,“可是粑粑老是和我抢麻麻!叔叔告诉我吧!”

“……阿芙罗拉——————”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让阿芙罗拉一下子开心的站起来,“是麻麻的声音!”

花店老板笑着将整理好的花束放在她的怀里,揉了揉软软的银发,“阿芙罗拉喜欢爸爸妈妈吗?”

“喜欢!!他们是我的英雄!”抱着花朵的阿芙罗拉笑得跟花儿一样。

“是呢,他们也是我们得英雄。”




-FIN-

…术后可能是医生往我脑子里面灌水了才会这样😂

 

 

好吧给这篇续一下 果然自己脑补出来的东西是需要代价的orz

评论(25)
热度(103)

© 花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