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BO】Chromosome 10

主管维x高跟鞋(BOSS)勇利 OOC 详情设定请看 这里

参考大节顺序:

[1]  [2]  [3]  [4]  [5]  [6]  [7]  [8]  [9]

 


25
本来走到地下停车场的勇利是想坐在后排座椅的,可是在维克托的强烈要求下,勇利只好放弃了坐后排的想法,只是觉得终于有点不符合逻辑罢了。
“啊…钥匙在办公室没带…怎么办…”
当维克托坐在驾驶位,关上车门的时候,坐在副驾驶、翻自己手提包的勇利埋怨地说,“现在公司大门也锁了…怎么办啊……”
“怎么了?”伸长手帮勇利系好安全带,看见勇利不停的翻弄着自己的包,“是找不到钥匙吗?”
“可能是忘记在办公室的抽屉里面了,现在安保系统应该开启了,也不可能上去拿的了,”皱着眉头,将包拉上,“要不你顺便送我到附近的酒店吧,之前公司聚会那家酒店也可以。”
看着已经将白色眼罩和隐形眼镜摘下来的勇利,维克托忍不住抬起手揉了揉那有点毛躁的黑色头发,“去我家吧,就这样说定了。”然后启动汽车,快速的将其驶出地下停车场。
勇利诧异的看了下前方挡风玻璃的风景,再眨着眼睛看着维克托,“这样好像不太好吧?再说,你家人不会介意吗?”
“我已经一个人住了好几年了,”认真开着车的维克托不禁苦笑了起来,“八岁左右的时候我就被寄托在我叔叔家里,跟着他才有现在的成就,所以,”单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伸过去勇利腿间,握着勇利的手。
“我呢,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那我的屋子里。”十指相交着,维克托将自己的手收紧,嘴角勾起,“勇利不会拒绝我的吧?”
“……那我就真心祝福你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吧。”勇利也微微的笑着下,被握紧的左手只是微微的敞开着,“我的话可能没办法找到那个人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放弃他。”
酒红色的瞳孔不禁微微眯起,“可能自己说错的吧,看到他好像还很幸福的样子,我想我是时候放弃了,而且,”勇利顿了顿,“他变了好多。”
是在说我吗……维克托忍不住将紧握着的手向自己方向挪了点,说实话,维克托没有小时侯的记忆,稍微想起来的话就会偏头痛。
“他变得很好看,应该是帅气?回头率特别的高呢,”忍不住笑了笑,“我也很开心呢至少他没有因为以前的事情不开心,只有自己记得真的...应该说太好了吗?”
“有时候自己看到他的时候就在想,现在他过得那么好,要不...自己就放手吧?放他离开,可能就会更好不是吗?”酒红色的瞳孔直直的看着维克托,“维克托你认为我要不要放手呢?”
不知道为什么说着说着勇利就哭了,马路边的灯光轻轻的抚摸着两个人的脸颊,他的脸也变得无比滑稽。
可能是因为还在开着车的原因,维克托也不好看着勇利的脸,蓝色的眼睛也只是看着前方,却没有发现那抹自己一直沉溺的酒红色聚集着点点液体,甚至是滑落在脸庞,只是说:“勇利有我啊...我会一————”
“……嗯,我想我是时候找个时间好好的想想了。”看到对方没有看着自己,没等维克托说完勇利倔强的抽回自己的手,将头别过只看着窗户,再也没有理会维克托。
似乎察觉到勇利的不妥,维克托也加快速度,将车辆开向自己家的方向———



虽然是第一次来到维克托家里,可是勇利就好像已经来了很多遍的样子,十分正常的打开房门,走了进去。所以当维克托将车停在车库、打开自己家门看到勇利已经坐在地板上在张罗打开装着食物的盒子时,自己也忍不住凑过去。
“你还在生气吗?”用筷子戳了下勇利塞满食物的腮帮,维克托笑着说。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在生气呢?没有哦。”继续将一块肉塞进嘴巴里,酒红色的瞳孔眨了眨,疑惑的歪着头看着维克托。
“是我没有按照你的想法把你送到酒店?还是因为我有未婚妻?”将坐在地上的勇利捞进怀里,轻轻的拥着,“因为我就是你口中的小维吗?”终于问了,在没有任何酒精的催出下。
“我的小维不是你哦?”将腮帮的食物吞下去,勇利笑眯眯的说,“现在的人都是那么的自作多情吗?先不说你的未婚妻,为什么你对我的小维那么感兴趣呢?”然后又夹起一块肉。
“因为我想成为勇利的唯一嘛。”忍不住紧紧拥抱着勇利,“我喜欢着勇利嘛……”
对于背后的大人像小孩子一样对着自己撒娇,本来偷偷摸摸哭了下的勇利心情也好了起来,用筷子夹了块肉塞进维克托的嘴巴里,“想把你的未婚妻解决了再回来找我!我可不想当第三者!”
好甜!然后有带点苦涩。维克托瞪大眼睛,咀嚼着的时候发出咔咔咔的声音,“怎么是甜甜的?”
见状勇利一下子挣脱了维克托的怀抱,将维克托的刘海拼命揉了揉,变得乱糟糟的,“我吃饱了,剩下的残局就交给你了,浴室借我一下?是在二楼吗?”然后嗒嗒嗒的跑上二楼,发出感叹,“你家真大啊!哦~哇!!!”
对于这个大惊小怪的人儿,维克托又忍不住的捂住嘴巴笑了,同时觉得自己必须要好好的对待勇利,一想到之前被弗莉达欺负的时候就下意识的握紧拳头。
说起来,勇利有好好的给眼睛上药吗?现在看来好像已经好了很多了。
在收拾完残局后,维克托也走到二楼,主卧室里开着门灯也开着,却发现勇利只穿着一件大小不合适的白色衬衫和自己的蓝色四角内裤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坐在床边,轻轻的揉着勇利发梢的发丝,平时看见人就遮盖起来的脸现在被柔软的黄色灯光轻轻照射在,弯弯的眼睫毛微微颤抖着,朦胧的酒红色眼睛染上雾水,“...抱歉...收拾完了吗?”
“收拾完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有点困呢...”看见勇利将手伸向自己,维克托也轻轻将身体弯下来,手圈着维克托的脖子,亲吻着维克托的唇瓣。
小口小口的用舌苔舔舐着维克托的嘴角,勇利主动的用舌头勾着维克托的舌头,主动的缠绕着,结束这个吻的时候,抱住维克托,“那就睡觉吧?”
维克托也爬上床,躺了下来侧身圈着勇利,“勇利也要睡觉吗?一起睡吧?”勇利将脸埋在那宽大的胸膛里,轻声说“可是维克托不是还没有洗澡吗?不去洗吗?”
突然困意上来的维克托紧紧的抱着勇利,“嗯没关系...还是说勇利是在嫌弃我吗?”将下巴搁在柔柔的黑发上,甚至还轻轻的蹭了蹭。
“怎么会呢,”听到维克托的话,勇利咯咯的笑了起来,用手掌拍打着维克托宽大的背,“没事你睡吧,我会陪在你身边的......”
“......嗯......”不知道什么时候疲倦的蓝色眼睛沉沉的闭上,再一次睁开的时候,可能就是第二天了吧...?

被维克托拥在怀里的人儿轻轻的睁开酒红色瞳孔。











26
今天早上。
“之前听说因为想让双方增进感情,阿道夫曾经和露西有在维克托家里居住过半个月,就在半年前,”米拉吃了口蛋糕说,萨拉也微微点着头,“然后YU企划大概也在那个时候进行着,如果勇利可以去看看那个维克托主管的家里有没有相关资料的话,我相信这个会给我们带来好处呢。”
“因为这个企划当初因为有大量资金出现消失的状况,财务部的依耶芙特就隐瞒了这个事情,这个是我们财务部众所周知的。”
“有人说文件可能已经被粉碎了,那个时候公司请来了文件修复专家修复出来的东西却没有一个是和YU企划相关的痕迹。”
“起初这个企划是维克托主管的部门负责的,后来因为一些原因,维克托主管就退出这个企划,去负责其他的项目了。”
“只能说,排除小职员,现在能相信的高层可能也就只有维克托主管和我哥哥了,我是建议勇利揭发这件事情后只留下我哥哥这个总经理,把阿道夫那群人铲除掉,因为阿道夫的权利真的…太大了!”
听到萨拉的话,勇利不禁眯着眼睛,自己压根没有想到自己的分公司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凝重的咬着吸管,“真的很夸张啊......”


......
看见维克托已经沉沉的在自己怀里睡着的时候,勇利静悄悄的睁大眼睛,小力的掰开圈住自己的手,下了床。
将维克托书房上的电脑打开,看到密码的时候勇利大胆的输入了yuri。也十分理所当然的打开了,可是现在他没有时间在乎这个密码,而是紧张的盯着电脑屏幕。
然后发现了一个可疑的文件,鼠标移过去打开后发现是一串代码,酒红色的瞳孔不禁眯起,那是一个和合作公司商讨消失金额分配的签约合同。
然后文字被形成代码。将U盘插进USB接口上,把这份文件复制到里面,对于这份可能可以举报阿道夫贿lu公款和财务部部长依耶芙特串通的文件放在这里真的合适吗?
“为什么要刻意将这么重要的文件放在这里呢……?他们就不怕被维克托暴露出来吗……?”
勇利还是觉得很不对劲,再一次打开文件看清楚代码的签约名字后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甲方上的姓氏;


「“起初这个企划是维克托主管的部门负责的,后来因为一些原因,维克托主管就退出这个企划,去负责其他的项目了。”」


写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名字,也有部门的红色公章。
将还在复制的文件取消掉,不知道为什么勇利突然呼吸困难、手颤抖的移动着鼠标,右键,剪切。
当将文件剪切到U盘里,把整台电脑有关文件的相关信息全部抹掉后,勇利快速的将电脑关掉。
飞快的跑回维克托的房间,看到维克托依旧安然无恙的躺在床上时,勇利忍不住钻进维克托的怀里,双腿紧紧的夹着对方的腿,把维克托的手圈住自己的腰。
双手捧住维克托的脸,轻轻的抚摸着,凑上去蹭了蹭。
然后轻轻的用手指捏起银色的眼睫毛,小力的拉扯着,“你还说你来保护我,你看,你现在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呢。”
玩够后,勇利将脸埋在维克托的颈窝里,感受着大动脉的跳跃,然后长大嘴巴用力的咬下去。
大概是因为太用力了,维克托的手下意识的紧紧抱住勇利,甚至还用手压住勇利的后颈,抚摸着两个牙印,小声地说着“勇利……”
勇利好笑的搂住维克托的胸膛,“嗯,我在哦,不过真是抱歉呢…”现在的你给我留下的那个牙印,我可能没有办法完完整整的保留下来呢……
而且它已经开始变淡了呢……





-TBC-


手机排版有毒orz

评论(28)
热度(95)

© 花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