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Lewd 12

*天使维x淫魔勇  OOC

*详情设定请戳【这里】x

*避雷:练车场。(已经没有车了x(不是)

*这里是前节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我以为今天情人节😂用手机肝了好久 别翻x晚安x


*如果接受得了就拉下去吧w



酒红色的瞳孔不禁微微眯起来,咕噜的吞了一下口水。

厚重的银色铁门轻轻的从中间,十分忐忑的走了进去,眼睛紧张的看着自己的鞋底,又看着上面印着红色数字的屏幕,紧张的抓住身边人的西装袖子。

13......

胜生勇利现在十分紧张的站在电梯里面。

12......

在电梯在第12层的时候,勇利紧张的看着身边的维克托,而维克托则是好笑的拥了下勇利,“没事的,我会好好保护勇利的哦。”

额头全是冷汗的勇利忍不住闭上眼睛,刚刚额头的疼痛感还是隐隐约约的。

然后当电梯屏幕显示着11的时候,勇利一下子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屏幕,当显示屏显示着10、9、8的时候,惊讶的看着维克托,“诶为什么现在就不会!”

“是不是因为勇利在出去的时候不是和我在一起呢?”微微眯起蓝色眼睛,微微的嚷嚷道:“是因为我的关系?”

因为维克托...?勇利微微眯起酒红色的眼睛,小心翼翼的踏出电梯门,为什么自己和维克托在一起就没事?

因为自己和维克托交接了太多次了吗?然后自己就在维克托的身上打开了保护罩的关系?然后自己就出不去?然后必须和维克托才可以出去吗?

那...那...岂不是得和维克托24小时在一起吗?脸颊突然提升了一个温度。

在走到超市的冷冻肉类区,拿起一盒包装好的猪排肉的时候,勇利的脸一下红了起来,24小时...24小时啊!!!将手上的盒子微微捂在脸上。

胜生勇利倒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和自己崇拜的人确定了关系什么的,他可是连想都不敢想啊!

……虽然之前都有偷偷摸摸的尾随着维克托回家什么的…自己就像个变态一样…!

不过他绝对没有很过分的偷窥自己的神!

“勇利你在做什么呢?”一只大手抚上勇利的腰部,揉了揉勇利的腰,维克托将手上拿着的面包碎和淀粉放在勇利身边的推车里。

“没…没什么!只是好像有沙子…”勇利一下子将手上的猪排肉放在推车里然后抓住车子的把手慌慌张张地说,“走…走吧!”

看到黑发后面耳根红起来的勇利匆匆忙忙推着车子的背景,跟在后面的维克托忍不住噗嗤的捂住嘴巴小声笑了起来,“真的很可爱呢...这可是超市啊,哪里有沙子呢?”

因为现在开始要和维克托在一起生活什么的,勇利想准备买一套新的洗漱工具放在维克托的房间里,因为今天早上发现维克托家里貌似没有为客人准备的牙刷,所以今天早上勇利用的是维克托的蓝色牙刷:

“诶?真的只有一只牙刷啊...?”

看着二楼的卫生间放在一个蓝色和红色的玻璃杯,却只有维克托的蓝色牙刷放在红色的玻璃杯里面。勇利也有去一楼的卫生间找过,发现一个备用的都没有。

然后勇利就用了维克托的牙刷,嘛...当时他也没有想那么多,因为急着想出去买东西给维克托惊喜。可是当看到眼花缭乱的牙刷款式的时候,勇利一下子慌张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所以要不要买和维克托家里杯子颜色一样的牙刷呢?还是买回自己喜欢的蓝色呢?可是这样就很奇怪啊?而且万一维克托不小心用错了牙刷怎么办呢?

不过自己擅自使用了维克托的牙刷...应该没问题吧?

就在站在口腔架子边的,拿着两个牙刷的勇利苦恼的想着事情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对呢,勇利今天早上是怎么刷牙的呢?”“…唔!”吓得勇利头顶上的角角跑了出来!

“而且有一股清新的薄荷味呢,可是我家里好像好久都没有备用着牙刷的呢?勇利是怎么刷牙的呢?”看着角角都跑了出来,维克托带着手套得手将背包里面的猫耳形状的毛绒帽子盖在勇利的头顶上,甚至还揉了几把。

“…我吃了口香糖…”虽然勇利是有每天吃上一颗糖的习惯,似乎意识到自己角角好像跑了的勇利拉了拉刚刚套上的帽子边缘,抬起酒色眸子看着维克托,“角角是不是又跑了出来?”然后还转过身体看了看尾巴有没有也跟着出来。

“是呢,”抬起手揉了揉勇利红红的鼻子,然后将勇利手上两个牙刷放在手推车里,“勇利还有东西要买吗?”

微微眯起酒红色瞳孔,勇利摇着头,“没有了,维克托家应该有油和酒之类的吧?”

“当然,我们去结账吧。”得到确定答复的维克托推着手推车,迈步走向收银台处,而勇利也小碎步跟上,看着维克托的后脑勺眨了眨眼睛。

不小心用了维克托牙刷的事情,还是先瞒着先吧。


当然,他们两个也顺利的从超市回到了维克托的住处。

将鸡蛋打在瓷碗里面,轻轻的用木筷子搅拌着,稍微吸了吸鼻子,垂下眼睑,有点漫不经心的。

看着银发斯拉夫人看上去很兴奋的给两个高脚杯倒上红酒的时候,甚至自己还在那里小酌一杯的时候,胜生勇利就在想:红酒配炸猪排,真的合适吗?

维克托家的厨房似乎没有厨房用的剪刀呢。勇利拿起刚刚买的细砂糖,对着袋口用力的向两边拉扯着。

说起来,他们刚刚顺便在附近的书店里面租了几个两个人都想看的电影,打算打发一下剩下的时间,因为天文学学院在下下个星期派遣一个班别去实地勘察,然后勇利的班级就十分幸运的被选上了。

当然,维克托也变成了领队。

“勇利,你可以喝红酒吗?”在为晚饭餐桌上的装扮准备的维克托在客厅上大声的说。

想回应维克托的勇利下意识的也大喊道“嗯可以!”的时候两只手一下子用力大扯,承受不住力量的袋子一下子被勇利拉开,“…啊!”然后袋子里面的东西撒到勇利的头上身上都是。

然后桌子上装着温水透明胶碗也不小心打撒了。

“勇利?你没事吧?怎么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听到勇利声音的维克托紧张的跑去厨房,却看到坐在地上的勇利头顶被水打湿了,塑料胶碗还在脚边打转着。

而勇利看了看脸上的糖都被水打糊了一脸时,却在那里傻傻的笑着,“啊,好浪费啊。”

蓝色眼睛看着勇利,用手揉乱了前额的刘海,“Я думаю, я пьян.”

然后弯下腰,捧起勇利湿漉漉的脸庞,蓝色眼睛带着一种情绪看着有点迷茫的酒红色瞳孔,然后,“诶……维…维克托?”

微微亲吻着勇利脸上的水,甜甜的。然后右手手掌抚上沾满糖水的后脑勺上,吻上勇利的唇,也加深了这个吻。

“唔……维…哈维克托…”吻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将勇利的唇瓣放开,雾气弥漫着眸子的勇利只能迷迷糊糊的任由维克托的摆布。

虽然勇利还没喝酒,可是维克托口腔里的酒精含量还是让勇利有点醉了。 

指腹揣摩着角角边缘有点粘稠的发丝,因为上次调侃了右边的角角,维克托这次选择关照一下勇利左边的角角。

喊着尖端,没有勾着缝隙,只是轻轻的含着,品尝着甜甜的味道。

就在维克托准备下一轮的进攻而将勇利抱起来,而勇利也被吻的动情的主动勾住维克托腹部的时候,且被二楼的一声“啊,居然降落到二楼吗?”的熟悉声音吓到将维克托推开,瞪大酒红色瞳孔。

“…又来???”被勇利推开的维克托站稳后也诧异的看着慌慌张张的勇利,却没想到勇利下一个动作让维克托有点受伤。

“维…维克托就拜托你了我去去洗手间了等下再见!”只见衣冠不整的勇利一下子将自己隐藏了起来,在维克托看不到摸不着的情况下一下子溜进了一楼的卫生间。

“诶??”











-TBC-

评论
热度(136)

© 花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