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畜馨ටᆼට


此号主维勇 任何内容一概拒绝转载哟




——————
9月份回来更维勇 正在爬墙某漫画和某动画里的cp(

【维勇/ABO】Chromosome 9

主管维x高跟鞋(BOSS)勇利 OOC 详情设定请看  [1]


 



 

23

微微歪着脑袋,不去接触维克托过于亲昵的动作,无意见到时间后,勇利一下子将维克托圈着自己的手用力的掰开,快速的站起来。

“早餐还是自己解决吧。”在维克托的眼光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后走进浴室带起了隐形眼镜来。

而维克托却不死心的也跟着下了床,快速的走到勇利身后拥起已经穿着整齐的勇利。

“勇利就这样离开我的视线我可是很受伤的啊!”看着镜子里面,只带着一只隐形眼镜的勇利。

“那你想怎样呢?”勇利微微别回头,眯着不一样颜色的瞳孔看着维克托的蓝眸。

“我想勇利亲我呢。”没有注意到勇利的不对劲,维克托却还在撅着嘴巴示意勇利去亲他。

勇利无奈的叹了口气,用左手伸出两个手指用力的按在维克托的嘴巴上,“亲了,我要走了。”然后挣脱维克托的怀抱,快步的走到床边,拿着自己的袋子。

“诶……勇利!”

没有理会维克托那呐喊般的呼叫,勇利啪的一下将房间门关上。

遇到这样的人真的是算自己倒霉,勇利松了口气。

那个人真的是自己认识那个喜欢拒绝他的小维吗?勇利真的有点不是很相信。

看了看离自己左边很近的垂直电梯和在右边尽头、有点远的安全出口楼梯,两只异色的眼睛微微眯起。

没有犹豫的走到了安全出口楼梯方向。吱啦的打开门,踏出第一步下楼梯的时候同时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你去到那边的吗?”低下眼睑,勇利小心翼翼的下着楼梯,房间在七楼。

“是的,我已经在公司公用电梯的附近了,我也有帮BOSS和维克托主管买了两份早餐。”电话里面的是米拉。

听到米拉的话,勇利突然停了下来,站在处于六楼到五楼的楼梯间,口气有点冷的说,“……没事为什么要帮他买?而且,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为什么还是屡教不改呢?”

“因为最近我都看到BO…勇利和维克托主管最近走得很近,就在想要不要也带一份…什么的…”

听到米拉微微颤抖的声音,勇利也无奈的叹了口气,用右脸夹着手机“…我知道你也没有吃早餐间帮我买了,人家是有未婚妻的了,会自己解决的了,就留一份给我就好了,你把他的吃了吧,女孩子早上不吃早餐可是不行的啊。”

“可是…BOSS……维克托主管他……”

听到电话里面的声音犹犹豫豫的,勇利斩钉截铁地说,“你还叫我BOSS啦?我都说了人家是有未婚妻的了,我们不需要管别人的情感问题。”空出来的双手开始带着眼罩,“我会加入到他们组也算是一个意外,虽然没有办法进入弗莉达的组里面,对呢你有问萨拉为什么我会被批到尼基福罗夫组里面了吗?”

另一边的米拉突然语气严肃的说,“萨拉说她放在桌子上已经整理好的资料不知道为什么被摆放在维克托主管那边的文件里,然后就莫名其妙的通过了。好像听说是维克托主管自己申请,然后人事部也一致通过了。”

“诶——”打上一个蝴蝶结,重新握住手机,“看来就只有我自己在日本那边通过的老员工知道我的存在吗?这样也不错呢。我们的计划还在继续,米拉你可不要在叫我BOSS了哦?”

“好的。”

“你要记得吃早餐哦?”瞳孔无意发出柔柔的光芒,勇利微笑地说。

当然,在勇利笑眯眯的目光下,米拉的确是把本来属于维克托的早餐吃了,虽然米拉觉得因为勇利和维克托那奇怪的关系,同等于嚼蜡一般。

不过这是后话了。


当维克托整理好自己退了房间出现在自己办公室前,维克托甚至还天真的认为勇利不会那么绝情的不帮他准备早餐。

可是真正得到维克托心情愉快的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他却发现勇利和米拉正在吃着早餐,而勇利则是笑眯眯的看着吃着蛋糕的米拉。

气氛,很尴尬呢!

米拉·芭比切娃的心在流汗着。

打破这个僵局的却是勇利。咬着吸管抬起头的勇利微微坐直身体,指着维克托办公室里面的桌子,“早上好主管,你的早餐在桌子上哦。”又吸了一口冰咖啡,低下头继续操控着鼠标,将内容保存好就急急忙忙的关掉。

“我就知道勇利不会不帮我买早餐的。”看到自己桌子上真的放着一个三明治和一杯温温的红茶,维克托忍不住笑了出来,“原来勇利这么早来是为了帮我泡红茶吗?真好呢!”

带着黑色隐形眼镜的眼睛眨了眨,勇利有点无辜的吸着手上的冰咖啡说,“...不是我泡的哦,而且我早上有事情,并不是为主管准备早餐呢。”

可是维克托却一脸幸福拿起三明治咬看一口,认为早餐是勇利买的,只是还在和他玩耍,“勇利还是爱我的呢。”

听到维克托的话勇利有点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无语的看着正在吃着蛋糕的米拉,而米拉嘴巴塞满着蛋糕看着勇利“......算了,你喜欢吧。”托着下巴不去看维克托,继续吸着冰咖啡。






24

虽然早餐的事情让勇利有点不想去理会维克托,可是他今天晚上却要和维克托两个人完成一个项目。

当办公室的人都走了的时候勇利拉了拉脖子上的领结,将头向后仰,小声的说,“啊......好累......”现在维克托不在,勇利也走不开,本来还想买点零食之类的放在办公室里。

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为什么我会那么累呢......我好想睡觉...”然后一下子趴在桌子上,闭上眼睛。

然后没过多久,勇利听到玻璃门被推开时发出的声音时一下子直起身体来,胡乱的用手揉了揉脸,睁大有点朦胧的眼睛,发现是开完会的维克托回来的时候勇利一下子拎起自己的袋子,“你回来了啊……那…我想出去下买点东西吃…”

看到睡得迷迷糊糊的勇利试图下站起来时,维克托好笑的走过去接住脚像打结是了的勇利,“我们可以下班了哦?”然后动了动右手,手上提着一个白色塑料袋,“我刚刚买了点熟食,我送你回家?”

大概是睡迷糊了的勇利,揉了揉眼睛,小声的发着“嗯………”的声音,就跟着锁好大门的维克托走向地下停车场的方向…………





-TBC-

绵羊准备被狼吃了(各种意义上x)

评论(11)
热度(98)

© 花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