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泉客 上

*关于五百fo点的两个梗中的其中一个 @里巷酒 点的年下 

*人鱼维(15)x黑社会勇(27) 拍卖会√长发维√勇利喜欢银发蓝眼√卧底√相爱相杀可能没有x非人类元素有啊人鱼√ OOC 先发一点点下来 可能和你想想的有出处2333

*说实话 我不喜欢写年下orz 因为我把握不了啊

 

 

 

 

 

15岁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表示他很倒霉。
用力的拍了拍脸,将幼幼的脸蛋拍得红红的,本来还十分柔软的颜色长发被主人胡乱的扎了起来,些许漂浮在有点浑浊的,却被强制入进一下蓝色妖姬的水面上。
蓝色眼睛在水面上正在瞪大着,看着面前的钢化玻璃和黑幕布。
一开始只有五岁的维克托被Mermaid家族的BOSS在大街上捡到,与其说是捡到,不如说是因为一些原因Mermaid家族的BOSS专门在大街上拐走他才是。然后还没有被接到建筑一个星期,就执行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只是这个任务是强制执行的。
Mermaid家族内部的敌对对象对外声称自己十分的喜欢银色发丝蓝色眼睛,恰巧维克托缺是整个家族内唯一一个拥有上述两项条件的人选。

那是长达十年的时间,维克托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左手臂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甚至有点发脓了的针口。
……然后本来还算是个正常人的他就这样活生生的变成一个半人鱼的状态,下巴骨头处也成功的拥有了一对鳃,耳朵则是变成尖尖的。
也许变回尾巴的时候反而更加容易逃跑不是吗?
略为无助的啪嗒着水花,维克托现在并不知道自己的方位在里面,他只知道他现在很怕,他甚至可以听到外面的嬉笑声。
然后是水面开始距离的摇晃着,吓得维克托用手按着玻璃,被迫摇摆着身体,然后各种各样的人声让维克托的心一下子跳了起来。就更加紧张兮兮的看着钢化玻璃。
唰啦的————
黑色幕布被起吊勾勾起,蓝色的眼睛因为突如其来的灯光吓得眯了起来,然后将头埋到水里,恐惧的看着钢化玻璃另外一边的场景。
都是乌压压的黑色西装,蓝色眼睛惊恐的瞪大着,站在一边的主持人十分用力的拍打着钢化玻璃鱼缸,大声的说道:“这是我们今晚的压轴物品,来自俄罗斯东部地区的一个海域发现的稀有人鱼!”
不!我不是稀有人鱼!我是人类!救命!维克托后怕拍打着自己银灰色尾巴,用手用力的拍打着钢化玻璃。
他现在是一个商品。
“起步价一万两千五百欧元!开始竞拍!”主持人拿起桌子边的小锤子,用力的拍打桌子上,宣誓着竞拍的开始。
“147号!一万三!258号!一万三千五!94号!一万四!!”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数字让维克托有点反胃,在水中的蓝色眼睛首发着幽光,看着钢化玻璃是那倒映着的自己那丑陋样子;银色长发被乱七八糟的用一条树藤绑起来,身上又有大大小小的淤青和被打的痕迹,而尾巴的颜色就像生锈的铁散发出来的深灰色一样毫无生机。
就像死的一样。
维克托绝望的吹了几个泡泡,咕噜咕噜的抬起头,看着二氧化碳接触着水面然后慢慢的散开。
“34号!三万!!”
竞拍还在继续着,迷迷糊糊的听着数额越来越高,维克托就更加的绝望了,贫穷的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大金额的数字,翻了下白眼。
自己会怎么被人处置呢?观赏鱼?不过一般都是在昏暗的房间,神秘的供养着吧?
如果是做成刺身之内的?然后自己就变成排泄物被水冲走吧?想想就觉得好笑。
标本吧!上面两个都实在是太浪费了,虽然维克托并不是什么传统的人鱼,他对自己的样貌还是比较满意的。
“…6号,两百万。”突然一个数字全场观众吵闹的声音一下子停了下来,也让正在胡思乱想的维克托眨了眨蓝色眼睛。
只见一个坐在二楼的贵宾席上,穿着西装的亚洲籍男人微微抬起刚刚垂下来的酒红色瞳孔,姣好的黑色发丝紧紧的贴在后脑勺,面庞柔软的看着已经惊呆了的主持人,笑着说,“怎么,是嫌弃两百万不够吗?”男人微微正了正身体,翘起二郎腿,将拳头放在膝盖上,“那就三百万欧元吧。”
三百万!蓝色眼睛一下子瞪大,看着那个有二十多岁的男人,亚洲人吗?我果然......
因为男人的话,主持人一下子缓了过来,拿住锤子打着桌子,“三...三百万!三百万第一次!”三百万第二次!!”
看着鸦雀无声的现场,主持人咽了口口水,“还有人追拍吗!还有吗?三…三百万成交!!!”
“谢谢。”男人微微眯起眼睛,笑了笑,站了起来,走到舞台正中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维克托,而维克托那稚嫩的脸庞惊恐的看着他时,男人好笑的抚摸着钢化玻璃,“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哦。”
………
多多指教?
从双手被锁上防止逃跑的绳索,到被放置在一个比较干净的玻璃水槽里,甚至是已经安放到那个男人那有点豪华的别墅里时,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仍然还是没有办法理解那个男人口中“多多指教”的含义。
瞪大蓝色眼睛,趴在水槽口看着目送运输员的男人,说着流利的英语,“辛苦了,慢走。”
自己果然是变成刺身吗?
将门关上后,男人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将房间里所有门窗都关好,窗帘也拉上后将帖服在头上的刘海揉了下来。
看着趴在口上的维克托,男人蹲了下来,柔柔的笑了笑,“你可以脱离水也没有问题吗?”
可是维克托只是瞪大眼睛看着男人,只露出一半的脑袋在水面上,紧张兮兮的吹着泡泡。
看到那些泡泡时男人一脸笑容的用手揉了揉维克托的脑袋,“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怎样的,我叫胜生勇利哦,你叫什么名字呢?”
“………咕噜咕噜咕噜…”蓝色眼睛依旧瞪大着。
请不要误会,维克托并不想这样对待这个叫做勇利的男人,只是他已经有两到三年没有办法说话了。
“嗯…是听不懂英语吗…?”勇利略微苦恼的也趴在口子上,和维克托玩起了大眼瞪小眼的游戏,“贩卖方只是提供了“高级人鱼”这个名字,呐,你脱离水可以吗?”
虽然会有点打滑,但是还是可以的,毕竟他脸上得鼻子也不是装饰品,而且勇利看上去也并没有恶意,维克托微微点了点头。
“嗯好,”勇利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两条红色橡皮筋,一条将刘海扎成一个小辫子,不知道为什么让维克托吹泡泡的频率变快了起来,一条则是圈进手臂里,然后将袖子卷起来,将维克托抱起来,然后惊叹:“哇!好滑好滑哦!”
抱住维克托的勇利蹑手蹑脚的将维克托抱到浴室里面的浴缸里,打开水龙头,温水浸过鱼鳞的时候维克托甚至还略微兴奋的拍打着尾巴。
看到这样如此兴奋的小鱼儿,勇利开心的说,“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小心翼翼的拿起小剪刀,就捆绑头发的枯藤条剪掉扔到一旁,用指间轻轻打理了银发一下,“果然我还是忘不了他呢。”
他…?谁???咕噜咕噜的声音越来越大。
小心翼翼的用洗发水帮维克托洗头,维克托将整张脸埋下水里面让勇利有点不好处理,只是空间一阵又一阵的气泡声让勇利可以感受到他花了三百万买回来的人鱼并不是假人鱼。
稍微看了下整个躯体,并没有什么异常,虽然看上去很硬的感觉,实际上摸起来的鱼鳞则是软软的,不会很硬手。
“你……真的是一出生就是人鱼吗?我知道有些家族正在研究生化项目……”
不是哦,我才不是人鱼,他们只是借我来陷害你呢。亮晶晶的蓝色眼睛看着眼前那个一直为自己清理身体的男人。
自己,真的要听从Mermaid家族的任务…来陷害这个善良的人吗?
-
夜深人静的。
水声微微荡漾着,趴在浴缸边缘的维克托睁开眼睛,蓝色的瞳孔直勾勾的看着直直敞开的浴室门,扶着边缘的手一下子撑起来,本来是黏糊糊的,现在却一下子站了起来,将脚丫上的水甩掉,微微伸一下懒腰。

自己真的要按照Mermaid家族所布置的那样,将藏在鱼鳞下的药剂一点点的加入勇利的饭里、水里吗?

将药瓶紧紧的握着,无声的走到勇利的床边,看着因为疲倦而没有换洗衣服就在沉睡的人儿,湿漉漉的脚趾头紧紧的蜷缩起来,就是因为这个人,自己被现在的家族偷回去,整整十年的时间。

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半人鱼。

只有十五岁的脸庞上有着十分复杂的表情。

他应该怎么办?

 

 

-TBC-

我想写鱼维啪老年勇

 

 *因为黑手D很多来源于意大利 意大利用的是欧元 所以这里用的是欧元 汇率请百度x

 

评论(13)
热度(121)

© 花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