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BO】Chromosome 8

主管维x高跟鞋(BOSS)勇利 OOC 详情设定请看  [1]

 

 

 

 

21
胜生勇利早就知道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忘记了他的事实。
只是他不是愿意戳破这层薄膜而已。


第一次见到维克托的时候是在家族公司举办的一个聚会上,因为家里的问题,只有四岁的勇利打着有点紧的红色小领结,十分紧张的躲在利夫的身后。
本来小小的胜生勇利以为自己可以无忧无虑的度过美好的童年,甚至是在他学业完毕的时候娶到一个贤惠的妻子,那个时候他还只是知道有第二性别这个事情。
这一次聚会是在一艘游轮上举行,从俄罗斯到日本,为期十天的路途。
本来勇利可以在家里呆着的,却因为自己的姐姐真利因为相关的事物必须出差到泰国去,自己才逼不得已跟上自己的父母,十分滑稽的乘坐着去往俄罗斯的飞机,再从俄罗斯坐船回日本。
看似很麻烦的样子,的确,这是勇利第一次坐飞机,把他折腾的死去活来。
不是很开心的用手指拉了拉脖子上的橡筋,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合作伙伴在畅谈的时候,勇利就有点委屈的瘪着嘴。
因为他感受到这整个游轮上只有他一个小孩子,并没有同龄的孩子出现在他的视线内。
大概是发现只有一个小孩子,在父亲的允许下勇利踩着第一次穿的小皮鞋,拿着几块蛋糕和橙汁打算回房间休息。
当然,是跑着回去的,啪嗒啪嗒的。
“啊!”突然一抹银色吓得勇利闭上酒红色瞳孔,握着食物的手一下子握得紧紧的。
然后十分理所当然的险些撞到一个人,对方一下子抓着勇利的手臂将勇利的身体稳住,所以勇利双手的东西才没有撒出来。
“没事了哦?”这是一句不算很熟练的英文,可是因为还小的勇利并不懂英文,所以有点害怕。
看着不敢睁开眼睛的黑发男孩,同样只有六岁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看着将整张皱一起的亚洲人,很难看出对方是哪国人呢,不知道要不要用才学三个月的语言呢……?
“没…是 吧?”(日语:没事吧?)
听到熟悉的母语,勇利一下子睁开眼睛惊讶的看着维克托,却发现对方是一个看上去比自己大的外国男孩,盯着那眸蓝色。
而维克托也直勾勾的看着勇利那双红红的眼睛。
“你的眼睛,是我喜欢的颜色呢!”
“你 的眼睛,我 很喜欢哦?”
诶????
两个人诧异的看着对方。
“可是我的眼睛不是很红的那种哦?”缓过来的勇利似乎很开心的瞪大眼睛看着维克托,“你叫什么名字呢?大家都叫我小勇哦?”
被问到名字的时候维克托有点愣,因为刚刚的对话,维克托知道勇利并不会英文。
“维克托。你可以叫我小维,我的名字太长了,我想你也不会记得住。”
-
看着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小的孩子这几天都跟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维克托突然挑起大人的担子。
后来他才知道勇利是自己父亲认识的合作伙伴,小时候也见过的一位叔叔的儿子,和自己一样,因为家庭原因才一起登上这艘游轮。
因为年龄相仿,勇利这几天特别的粘着自己,有事没事都和维克托汇报。
就像一个跟屁虫一样。想到这个,站在围栏边的维克托不禁笑了起来。
“呐呐,小维小维!”站在维克托一旁的勇利捧着温温的牛奶,因为海风,刮得酒红色大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我很喜欢小维哦?!”
“嗯,我知道。”因为勇利突然表白,被吓到的维克托还是故作镇定的说。
软软的脸颊露出大大的笑容,“那我可以当你的OMEGA嘛!”
最近这几天勇利一直和他提这件事呢,维克托却略为不满的说,“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第二性别是什么啊?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ALPHA,万一我是BETA而你却是ALPHA,你也愿意吗?”
听到维克托的话,勇利紧紧握着手上的杯子,委屈的低下头,“可是……我喜欢你啊…我爸爸说过如果遇到喜欢的人就要争取啊……”
就在那酒红色的眸子准备滴下第一颗泪水的时候,维克托有点无奈的拥着勇利。他承认,他是有点喜欢勇利,通过这几天也对勇利有了一些了解,“好好好…如果你是OMEGA我也正好是ALPHA的话,我会娶你的。”
听到维克托的话,勇利洋溢起笑容一下子抱住维克托的腰,“嗯!一言为定哦!我果然最喜欢小维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哦!”
“我才认识你还不到一个星期呢…!”维克托有点好笑的抱住不停在欢快的跺脚的勇利,防止他的身体碰到围栏,“既然你那么不放心,要不我现在就咬你吧?”
“嗯!可以哦!咬吧!”小手将后面有点碎碎的发丝撩起来,勇利露出因为海风吹得有点红红的脖子。
面对着那诱人的地方,维克托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张大嘴巴——————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你染上我的味道和色彩。
“哈唔…!”
“唔呜………”被咬住脖子的勇利满脸通红的闭上眼睛,泪水从紧闭的双眼,小手紧紧的握着维克托的衣服。
突然一股浓浓的酒味扑面而来,吓到了维克托,一下子将怀里的勇利推开,而勇利因为维克托的动作下意识的瞪大那双酒红色的眼睛。
生锈的安全门围栏发出沉闷的生锈声。
“………!!”
他的喉咙好像被东西用力的掐住一样,说不出话,只是瞪大蓝色眼睛看着刚刚还在自己怀里的小孩,一下下的坠落着,离自己远去。
“……扑通。”
直到发出沉闷的声音,回荡在自己耳边的时候,和大人们呼喊着那个孩子的名字,小船,船锚的投放下去的时候,甚至是自己的父亲将自己抱开到安全的地方时。
“……………………小勇...”
这是这几天他第一次叫那个孩子的名字,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无声的哭泣着。
可能是深刻记忆,还是自责,又或者只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忘记了一些事情。
现在的他,只知道那双酒红色眼睛。
和亲手将自己初恋推向大海,这个事实。

.........
当那双酒红色眸子真正睁开的时候,那一天是三年后的圣诞节。

微微动了动眸子,一半红色一半黑色的,“......”微微张大嘴巴,哈着气,发现自己的喉咙有点干,“..................”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放满红色袜子的床上,一边的电视播放的都是和圣诞节有关的新闻,尽是红色的东西。微微将头扭过右边,发现宽子紧紧的握着他的右手,可是他只看到一半,微微动了动手指,“......妈妈...”

趴在床边的宽子听到勇利的声音后一下子坐了起来,十分激动的握住勇利的手,然后抚摸着勇利的脸,“勇利!勇利!”

“妈妈......”勇利有点过分的偏过头看着自己正在哭泣的母亲,用手擦掉宽子脸上的泪水,“抱歉...我现在...是在那里?”

“你在医院哦,你已经睡了快三年了。”轻轻张开手掌揉了揉勇利的脸让勇利的脸暖和起来,“要我联系维克托吗?维克托的父亲在这附近工作,维克托很担心勇利呢。”

“......”酒红色的瞳孔微微眯起来,小脸有点不悦的皱起来,“......■■■?■■■...是谁?”

 

 

 

 

 

22

“勇利在看什么呢?”在勇利将手机锁上屏幕的时候,背后一下子被一双结实的手臂圈起,然后紧紧的抱住勇利的腰。

“...啊!”向后的力度让勇利重心向后,看着自己后背那颗银色毛茸茸的脑袋在蹭着自己的背,勇利有点好笑的用手推了推维克托的头,“哈哈!好痒你不要这样啦我不是很喜欢这样呢。”

“那勇利想我怎样呢?”将勇利整个人捞进怀里,维克托低下头深情的蹭着勇利的脸颊,亲吻着,“这样可以吗?”

“嗯......”将手搭上圈着自己腰部的手,微微偏着身体,“今天不是要上班吗?”看着桌子上的电子时钟,“现在是7:40分,我们不是应该去吃一个早晨吗?希望不要像昨天那样呢...”

轻轻勾着勇利的下巴,迫使勇利和自己亲吻着,“我会这几天就去处理我和露西的关系的了,勇利一定要相信我,我会娶你的,永远。”
娶我...吗...?水声在接吻的位置响起,酒红色的瞳孔微微眯起,“我很期待哦,■■■。”

 

-TBC-

评论(6)
热度(132)

© 花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