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宜馨(ˊ♡ˋ*)

此号任何内容一概拒绝转载哟




——————


社畜(。 最近更新有点慢

【维勇/ABO】Chromosome 6

主管维x高跟鞋勇利 详情设定请看  [1]

 

 

 

 

16
有时候胜生勇利并不是乖巧的小黑猫属性,着急的的时候也会反咬主人一口。
更何况是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夺走了。可是他没有太过偏激,心中的声音告诉自己:慢慢来,那个人会回到自己的身边的。
难道不是吗?
“你,居然标记了别人!你居然出轨了!”
看着那涂抹着红色指甲油的指甲已经蹭到勇利的鼻梁时,维克托微微偏袒了下身体,挡在勇利的面前,微微的眯起蓝色眼睛,“我是标记了他,怎么?我和你只是订婚呢!露西女士。”
“可是你是我的未婚夫啊!!你从来都没有在我面前发散过信息素啊!”本来还很精致的面容一下子扭曲得十分厉害,露西甚至有想推开维克托想用包包去砸勇利,“你这个狐狸精!居然去勾引有妇之夫!!”却都被维克托挡下了。
因为维克托挡住了包包让露西越来越气愤,一下子扔掉包包,里面的东西也散落在地上,用手去拉扯着维克托的衣服,“你难道不记得你在订婚仪式的时候说的话了吗!”然后哭着对维克托大吼,“你说过你会娶我的!可是你呢?你的戒指呢!!”
不知道是在剥夺别人的同情心还是注意力,露西甚至还哭的稀里哗啦的将眼泪鼻涕抹在维克托的白色衬衫上,而维克托却是厌恶的别回头尽量避免不必要的冲突。
“你难道没有发现,你身上有其他人的味道吗?而且,”蓝色眼睛看着包包掉落的位置,不明意义的眯起来,“我们订婚的戒指,并不是你现在手上的那枚呢。”
碧眼诧异的瞪大,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再去看了下自己散落一地的东西,却还是在狡辩道,“可是你标记了他!而不是标记了我!你就是在出轨!!……”
“你搞清楚,我们只是因为你父亲才会落下这样如此糟糕的下场,而且整个仪式上只是你们临时买的戒指可以证明我们只是走了这个仪式,却并没有牵过任何的条约。”
“可是我和你订了婚啊!!!你现在这样就是在出轨!”
“我一开始是拒绝的,而且那次难道不是你们骗我?你父亲施压我才被迫答应的吗?而且,你不是也有一个可以满足与你的情人吗?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可是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夫!!你不可以对不起我!”

“真是抱歉,你连戒指都带错了,我想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

看吧,我才不会像这样子呢!
在维克托的背后看着两个人在争吵着,勇利只是在微微眯起酒红色眼睛,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们,吵够了吗?不觉得这样很丢脸吗?”
这句话一下子惹怒了露西,准备想去推勇利的时候,勇利一把抓住维克托的走后推了几步,站不稳的露西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十分狼狈。
酒红色眼睛微微眯起来,弯下腰,右手勾起露西那妆容变得很糟糕的脸颊,握着维克托手掌的左手的手一下子拽的紧紧的。
看着已经晕染了的眼角,勇利看着那瞪大的碧眼,警告道:“到底是谁先出轨呢?然后,维克托他,”
“只能是我的。”
然后直起身,勇利皮笑肉不笑的说,“安好。”
然后拉着维克托离开了酒店的门口。

“勇利……勇利!!”
“.........”
被勇利的手紧紧的握着虽然很开心,可是维克托还是很紧张的看着正在空气中荡漾的黑发发丝,他看不到勇利的脸现在是什么表情,感觉自己的心还是悬挂在半空中一样,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维克托是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只是没有想到会在勇利面前。
他和露西认真点来说只是一场被筹划好的订婚仪式上的计划。没有任何签约和约定,只是维克托被总经理约到去一个西餐厅里面。
然后后续在自己工资里面扣除的戒指费用,和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妥协了。
真是愚蠢啊,看着勇利的背影,维克托忍不住心情复杂得想打当初的自己。
结果勇利一下子将维克托塞进一个高端男性服装店的试衣间内,然后匆匆忙忙的对着十分礼貌的服务员说:“根据他的尺寸,帮他找一套合身的衣服,他身上的脏衣服就全部扔掉吧,等下米拉会来给钱的,我先出去买点东西。”
然后抬起头对着被男性服务员扒拉衣服的维克托说,“维克托,你等我一下,我出去买个东西!”

诶——————???

维克托惊讶的看着勇利跑出去的背影。

 

 

 

 



17
叉子一点一点的插着碟子上的蜂蜜吐司,酒红色的瞳孔微微眯着看着碟子,一口一口的吃着叉子上的吐司。当门口发出了铃铃铃的铃铛声音时,酒红色的瞳孔微微抬起来,对着进来的人微笑道,“很适合你哦?”
面对着勇利笑眯眯的眼神,穿着新的而不菲的衣服,维克托无奈的叹了口气,坐在勇利的对面,蓝色眼睛看着勇利,“所以?你就这样抛弃了我来到这家咖啡厅吃起来吐司?以及你怎么和米拉秘书认识?”
面对维克托的质疑,勇利并没有准备正面回答,而是叉起一块吐司块,递到维克托嘴巴边,“之前听说这家咖啡厅的吐司很好吃,你要尝一尝吗?”
当然,维克托还是老老实实的张大嘴巴,示意勇利将叉子递进去,勇利好笑的将叉子放进维克托的嘴巴,“我和米拉是同学,是她介绍我到公司工作的,我也不可能人不生地不熟的就来俄罗斯吧?虽然她听说我好像被欺负了,而感到自责呢。”
看着勇利似乎在说着和自己无关的事似的的表情,维克托心情有点不悦,握住勇利握住叉子的手,拿掉叉子,“现在没事了,我会保护勇利的。”
“但愿如此吧。可是你呢?你的未婚妻挺厉害的啊。”看着那双大手包裹着自己的手,勇利微微眯起眼睛。
“我不知道。”维克托有点苦恼的皱起眉头,“就像你所听到的一样,我是被逼的,没有任何的合约,那枚戒指也是他们准备的,私自在我的工资里面扣除的,虽然不是很贵。”

“可能也是看到我的是姓氏是尼基福罗夫吧,”维克托无奈的耸了耸肩,“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和那边联系了,他们可能以为可以在我这里捞上一笔什么的。”
“可是他们私自扣除你的工资,那想必和财务部有莫大的关系吧?啊,谢谢你。”服务员将勇利追加的温牛奶、热咖啡和芝士吐司放在桌子上,勇利微微笑着说了一声谢谢后,细心的将吐司切成一块一块的,和咖啡一起推到维克托的面前,“能左右工资的人就只有出纳吧?”
“阿道夫·鲍斯莱昂和依耶芙特·罗果夫(财务部出纳总经理)是情人关系,我们内部都知道这个事情,连他的宝贝女儿露西也知道。”维克托一遍享用着勇利切给他的吐司,一遍给勇利解释,顺势也递了一块到勇利嘴巴。

“哦?”勇利也欣然接受了维克托递过来的食物,“阿道夫很厉害嘛,感觉地位就像我们公司的BOSS一样呢。”

“因为我们是分公司,新的BOSS上任后一直都没有过来我们这边,虽然BOSS的秘书米拉·芭比切娃这个月已经开始管理公司的内部了,可是阿道夫总经理的号召力还是很大呢。况且连BOSS另外一个秘书披集·朱拉暖都来了。”看着勇利微微眯着酒红色瞳孔,小口小口的抿着牛奶,还时不时用指腹将侧边的发丝勾在耳廓边。

勇利真的十分的好看呢,放在繁忙的街上一定很显眼呢。而且...勇利长得很像他以前喜欢的一个人,他的初恋。当然,他现在喜欢是勇利了。

“对呢,”勇利咬着铁勺子,将手伸进口袋里面,然后掏出两枚金色的戒指,笑眯眯的握着维克托的右手,把戒指戴在维克托的无名指上。

和那个所谓的订婚戒指不一样,勇利买的戒指十分的合适于维克托。

看着手中的戒指,维克托惊奇的看着面带笑容的勇利,而勇利笑着托着下巴,看着维克托,“这个戒指并不是分期付款的哦?所以你现在要不要答应娶我呢?”

 

 

 

 

 

-TBC-

评论(10)
热度(136)

© 花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