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BO】Chromosome 4

主管维x高跟鞋勇利 详情设定请看  [1]

按照原计划将1-2月将这个结了  

 

 

 

 

10
那一下关门的声音就像一阵恶寒一般,入侵着他们的心一样,将两个人隔开了两个空间。
绳子很紧,可是维克托依旧还是在烦恼的解着双手上的绳索。
当解开后,维克托将裤子穿上后也在第一时间冲出房间,看了看不见尽头的走廊,和那只有一点点的酒味信息素飘在空中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信息素味道很熟悉,真的很熟悉。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就闻到过了一样。
维克托只能无奈的揉了揉前额的头发,无精打采的回到房间里面,看着那充满勇利气味的房间,和床上那红红的酒渍。
自己算是告白失败了吗?
找到自己的办公包,拿出手机,维克托无奈的坐回到刚刚被绑的椅子上,看着被自己点亮的手机,不知道为什么......
蓝色的眼睛突然揉了下来,嘴角甚至还微微的勾起。


 


 


.....................
当然,在将房门关上的时候,勇利也迅速的走到了关着维克托房间隔壁没有上锁的房间,啪的上了锁。
将脚上的高跟鞋一下子甩到房间里面,脸上的面具扔掉地上,露出受伤的眼睛和因为面具而沾满汗水的脸。
捂住自己染上绯红的脸,哈出来的热气和脸上的汗水让勇利的手掌一下子湿润了起来,酒红色的瞳孔微微眯了起来。靠着门轻轻的坐了下来,红色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沾满了眼睛,嘴巴只是小声的说着:
“他说他喜欢我......”
“为什么现在才说喜欢我...为什么...明明...明明都已经早早就标记了啊......”
大概是感叹了之后,勇利混混沌沌的走到了双人床边,坐到床上,将身上然后微微盘着腿,在床头的柜子上抽了几张纸巾,将脚掌残留的白色液体擦掉。
“现在才说真的有用吗?”
然后将右眼上的纱布撕了下来,露出有点红红的伤口。
因为今天的事情,让勇利本来结成一块的伤口因为弗莉达的打骂而又一次的发炎了,本来不是很痛的伤口又一次的刺痛着勇利的眼角。
已经在尝试的眨了眨右眼,没有伤到要害,只是右眼皮的刺痛感让勇利这几天的头有点胀痛胀痛的,右眼睛也肿了起来。
将柜子上的一小包棉签和消毒药水拿在手上。
就在勇利在用沾着药水的棉签来处理起眼角伤口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名字,勇利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下不了手接听。
上面写着“维克托”三个字。
可是,他还是接了。
因为有点不是很方便,勇利将手机放在床上,打开扩音,“您好?尼基福罗夫先生?”
“胜生,你现在有事在忙吗?”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勇利正在拿着棉签的手停了下来,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事,您是有什么事吗?”
虽然他现在正在处理伤口。
“也没有什么……”手机里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就像一根小小的白色羽毛在撩着勇利的心,痒痒的。“我想问你,你真的是日本人吗?”
酒红色的瞳孔不禁瞪大,虽然瞪大的时候真的很痛。
维克托是发现了自己的身份了吗?勇利就是他这个事实,和………
胜生勇利是……………
“胜生?你在听吗?”
发现自己发呆的时间有点长,勇利故作镇定的说,“…唔…嗯…刚刚有些事,去拿了下棉签。”然后勇利转移话题了。
“有去看医生吗?”似乎想起了这个问题,维克托的语气好像很担心的样子。
“嗯………”
“要记得擦药哦?”
“…………”
“胜生?”
“…………”
“胜生?你在吗?”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勇利不知道为什么哭了出来,脸上火辣辣的药水痛感也没有让勇利哭。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因为维克托的这几句话,让勇利不知道为什么哭了出来。
“胜生?我是打扰到你了吗?还是信号不好?”
电话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勇利一把拿起手机说,“…抱歉,好像信号不太好,我这里先挂了,晚安…”
然后捂住嘴巴,狠下心的挂了维克托的电话,看着手机的拨打纪录,眯起酒红色的眼睛,哭泣着。
所以,为什么又突然对我那么温柔?

 

 

 

 


11
......
抱歉我可能打电话给你这个举动有点打扰到你的样子。
可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想关心我的手下。
………
晚安。
                                        

 

 



12
虽然说昨天的电话打得有点莫名其妙,挂得也有点莫名其妙,但是看到胜生有乖乖的来上班的时候,维克托不禁松了口气。
虽然也发了那么一条短信。
看着那只黑色瞳孔在直勾勾盯着电脑屏幕的时候,维克托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自己算是多情浪子吗?
勇利很好,很美。那双酒红色的眼睛真的让自己很动心,姣好的身躯,的确让人很想为所欲为。
可是面具下的那张面孔是维克托不曾看见过的。
昨天才被勇利拒绝了,维克托本来以为自己会很伤心,甚至一度认为自己会因为情场受伤而请假一段时间。
可是没有,维克托不知道为什么会给胜生打了通电话。
看着那软软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维克托蓝色眼睛微微眯起来,透过落地窗看着正在认真工作的胜生。
那柔软的黑发,昨天触摸的时候就让维克托有点惊讶,软软的。
而那只微微垂下的黑色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点红红的,让维克托有点心疼,黑眼圈也好像有点重。
和那只被主人隐藏在纱布上的眼睛,一定会好起来的,然后维克托希望那双眼睛可以亮晶晶的看着维克托。
即使它也许不是红色,而是黑色。
对呢!蓝色的瞳孔不禁瞪大,胜生的二次性别是什么呢。可是现在人事部的同事并没有将胜生的资料转移过来,不然维克托就可以看到了。
如果胜生是OMEGA的话……
说不定今天晚上可以在公司聚会的时候问一下吧。
不知道为什么,维克托的心情愉快了起来,甚至轻轻的哼着歌。
听说ICE公司的董事长在这几天来到了俄罗斯,所以董事长就安排了大家去董事长名义下的酒店包场聚会。
不管是任何阶级的,都可以一同去享用着那丰盛的晚餐。当然,也有很多人把这一次当成一次社交活动。
所以理所当然的,胜生也会去。
灯光照耀着许许多多的俊男美女,他们现在是在三层的宴会大厅,公司也有安排每个人的休息房间。
借此来安慰一下自己的员工。
毕竟董事长还是董事长,一般都不会出席这样的场合也是很正常,所以维持秩序的是他的秘书米拉·芭比切娃和披集·朱拉暖。
不过这家酒店是之前勇利“绑架”自己的那一家酒店呢。维克托那蔚蓝色眼睛微微眯起,抿着手上的酒水,和勇利有什么关系吗?
然后维克托的目光则是一直在一个角落里,他看到勇利只是微微垂下头,喝着手上的香槟。
就在维克托想走过去的时候,突然一个穿着黄色裙子的女人走了过去,在勇利还有点愣在那里抬起染着红晕的脸的时候,女人一下子将手上的酒水淋在胜生的头上。

“哗!”

黑色眼睛不禁放大,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嚣张的女人。

而弗莉达却十分嚣张的用手指着勇利的鼻子,“你不要以为你去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办公室那边你就可以避开我了!你又不是Boss!我就不信我弄不死你!”

在围观的人都认为胜生会弱势的接受着弗莉达的侮辱时,谁知道勇利一下子也将手上的香槟一下子泼到弗莉达的身上,惹得弗莉达一声尖叫,也引起了Boss秘书的注意。

黑色发丝被酒水淋湿,眼睛不禁微微眯起来,讽刺的对着弗莉达笑了笑,说:“是吗?可是你也不是Boss,你觉得你会弄死我吗?”

“我觉得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哦?”然后将杯子一下子扔到地上,在米拉赶过来的时候弗莉达却慌了起来,对着米拉就是一阵说:

“这个人性骚扰我!米拉秘书你一定要对我作证啊!”然后身为一个有点上了点年纪的中年妇女却在这个时候哭哭啼啼的抓住米拉的手说,“Boss一定要给我作证啊!”

“我一个OMEGA会去性骚扰你吗?”勇利不禁眯起眼睛。

米拉看了看弗莉达,又看了看勇利,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披集也走了过来,然后拿着一条毛巾,“怎么了?”

在弗莉达认为那条毛巾是给她、甚至伸出手想接的时候,披集却将毛巾轻轻的搭在勇利的头上揉了几下。而米拉也轻轻的将弗莉达的手掰开,严肃的说:“这件事情我们会调查,至于是谁的错。我们会对其人做出严肃处理,甚至是做出裁员处理,请见谅。”
米拉看着勇利,而勇利对着米拉笑了笑,“谢谢,我会等结果的。”然后将手上的毛巾放在桌子上,看了看一脸狼狈的弗莉达,不禁笑了笑,“毛巾还是给她擦吧。”
然后瞳孔转了转,盯在一个地方,走向维克托的方向,看着一脸诧异的维克托,勇利不禁的笑了笑:“尼基福罗夫主管,我先回去房间了。”然后在走会场的时候,背着宴会厅小声的说道;
“祝各位,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13

 

 

 

 

-TBC-

 

我入维勇坑时间不长,所以2018年也请多多指教w

元旦快乐w

评论(11)
热度(158)

© 花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