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Lewd 11

*天使维x淫魔勇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必须说三遍!

*重点!详情设定请戳【这里】

*避雷:练车场。(慎)这里是满足于自己想看两只的各种癖好  

*这里是前节  [番外请点头像]

[1]  [2]  [3]  [4]  [5]  [6]  [7]  [8]  [9]  [10]

 

*如果接受得了就拉下去吧w

 

 

 

 

 

 

 

 

 

眨了眨酒红色的眼睛,眼珠子灵活的转了一个角度。
看了看放在床头桌子上的闹钟,现在是11点多。
他想下床的时候被一股力量固定住了,看了看,是床上那个正在嘟着嘴巴说着什么的斯拉夫人,正在皱着眉头,紧紧的圈着他的腰部。
稍微将耳朵凑过去:“嗯…勇利…勇利…”
勇利有点好笑地将手伸过去,把维克托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然后弯下腰轻轻的吻了下那银色发梢,“我等下就会回来的啦…”
然后轻轻的下了床,看到地上那扔得乱七八糟得衣服时,勇利整张脸都红彤彤的。
啊………真是的…忍不住用手揉了揉脸颊,然后开始将地上的衣服整理好。
本来自己是和维克托道歉的……现在却和维克托在一起了……

应该是...在一起了吧?勇利忍不住歪了脑袋,想了想。
唔.......算了先去把材料买一下吧。
勇利将自己打理好后,然后十分理所当然地拿起了被维克托放在木质鞋柜上的钥匙。
他打算为维克托做一份炸炸猪扒饭,虽然不知道维克托会不会喜欢呢。嗯...俄罗斯人喜欢什么呢...勇利可能要好好的去研究俄罗斯相关的菜色呢。

将鞋子穿好,然后张开右边的五指山,抓了抓软软的黑色碎发,然后将钥匙放在口袋里,鼓鼓的,就像自己现在的心情一样。

拽满了满口袋的幸福。

然后将门轻轻的带上,走到走廊的围栏上,看着楼下,“嗯...有点高呢......”维克托家是在十三楼,复式十三楼,“唔...十三乘于二等于二十六,一楼大概2.5米,26乘于2.5...唔...算了!飞下去吧!”

大概是太高了,勇利似乎打算飞下去。稍微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后,走到安全出口附近的死角,然后将自己的身体隐形起来,微微闭上眼睛摇了摇脑袋,翅膀轻轻的抖了出来,角角和尾巴也跟着跑着出来。

之前在来的时候看到维克托家对面马路有一个小小的公园,公园应该有卫生间吧,小心翼翼的翻过护栏,扇起了翅膀。

在第一下挥动的时候,勇利脸红的捂住了脸。他的屁屁...好痛啊!翅膀挥动一下,勇利的屁股就抽搐一下,隐隐作痛。

可是勇利还是努力的拍打着翅膀,一下一下的,想快点着地,在下到12楼的时候——

“碰————”

“唔!!!”

墙壁...???

勇利吃痛的捂住脑门,酒红色的瞳孔一下子眯了起来,然后顺着墙壁滑落在墙壁的最下面,靠近12楼走廊的阳台处,吃惊的说,“为...为什么这里会有墙壁?”

是昨天的保护墙壁吗?还是圆形?被捞在墙壁里面的勇利微微正了正身体,低下头,用角角顶了顶那个透明的墙壁。

一般来说保护墙壁这个功能只有淫界才可以发动,而且这个应该毫无疑问就是勇利发动的,就是,“诶?为什么没有反应?”勇利不停的用角角顶着墙壁,按道理自己发动的墙壁,自己的角角一戳就会裂啊?

胜生勇利是不会就这样放弃了!

“唔——————”勇利使劲的用角角钻啊钻,可是墙壁还是没有裂。然后勇利也就放弃了,将特征也都藏了起来,特别的委屈翻过12楼的走廊上,走到的死角将隐身也撤回了,皱着眉头的登上电梯。

站在电梯的角落,不知道为什么勇利越想越委屈,忍不住哭了出来眼泪也稀里哗啦的流了下来,“为什么出不去啦......”

“叮咚”的一下,电梯到了,勇利有点心情不好的走到维克托家门口,小小委屈的掏出钥匙,捅进去,打开门时看到站在玄关附近的维克托,一下子委屈感全部涌了上来,一下子抱住维克托,将眼泪和鼻涕抹在维克托的衣服上。

然后酒红色的瞳孔委屈的看着那双蓝色的眼睛,说,“维克托...我好像出不去了qwq...”

似乎看到勇利欲哭欲哭的感觉,维克托也抱住了勇利,揉了揉勇利有点发红的额头,“怎么出不去了勇利?”

“我...我想去买材料做东西给维克托你吃...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出不去,”勇利委屈的抱住维克托蹭了蹭,突然变出来的角角勾着维克托的衬衫上,“之前角角可以搞裂墙壁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不行...”

啊...好可爱...维克托忍不住再一次紧了紧怀里的勇利,“那,我和勇利一起出去?”

“唉?”瞪大酒红色眼睛,眨了眨,“可是维克托不会有事吗?那...那我不出去了!维克托不可以受伤!”

维克托有点好笑的看着正在担心自己的勇利,微微低下头亲了亲勇利,“感谢亲爱的保护我哦,”小口小口的啃咬着勇利的唇瓣,维克托舔了舔勇利的嘴角,然后左手拥着勇利,右手掏出手机。

在勇利认为十分帅气的动作下拨打了一个电话,用着勇利认为十分帅气的声音说:“喂?克里斯吗?我今天晚上有事情要找你,你今天晚上记得来我家哦!”

然后对着勇利笑了笑,抬起手刮了刮勇利暖呼呼的鼻尖,“那,勇利我们走吧?你不是说要做好吃的给我吗?”

“嗯!我们出去吧!”勇利回了维克托一个笑吟吟的微笑,似乎有点忘记了刚刚的事情。

恋爱的人啊,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胜生勇利也不例外。

 

 

 

 

-TBC-

突然要我写角角...硬生生逼出一点点字出来orz

评论(9)
热度(188)

© 花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