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宜馨(ˊ♡ˋ*)

此号任何内容一概拒绝转载哟




——————


社畜(。 最近更新有点慢

【维勇】Lewd 番外[Red Dress-上]

*天使维x淫魔勇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必须说三遍!

*重点!详情设定请戳【这里】

*避雷练车场。(慎 )这里是满足于自己想看两只的各种癖好  

*正文请点头像w

*扯证后的一个小小play 梗在这里(我就知道我不会放过这个梗orz)

*很短 上中下一起大概也才5Q-6Q字吧?

 

 

 

 

 

 

 

 

 

 

 

今天是托繁在人界幼稚园的第一个校园祭。

尼基福罗夫先生表示他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他很紧张。

自己儿子的校园祭呢!怎么可能会睡得着啊!那双变得很浑浊的蓝色瞳孔在黑暗中睁大,然后侧着脸看着身边那个睡的很熟的人儿,忍不住噗嗤的笑了下。

看,左边的角角都出来了呢。

说起来,刚刚有一件事情维克托很在意:

那是一顿美好晚餐的后续。

看着两人很欣慰的瘫在沙发上,眯着几乎相同颜色的眼睛,手都在满足的揉着自己的肚皮时,正在系上围裙的勇利柔柔的笑了笑。

当一个大小孩和一个小小孩知道自己的小女儿今天被安放在克里斯老师那里的时候还一脸沮丧的呢。

就在这个时候,托繁很激动的从沙发跳了起来,然后迈着光脚丫小跑到勇利的身边,一下子抱住勇利的大腿,软软发出奶音道:“啾爱的嘛嘛嘛嘛!”

看到自己儿子没有穿鞋子的时候勇利皱着眉头,还是很心疼的将手上的水珠擦干,然后抱起托繁,“嗯?怎么了亲爱的?”

“嘛嘛!”小手揉着勇利的脸颊,然后吧唧的亲上去,灰灰的蓝色眼睛很激动的瞪大着“麻麻明天可以穿啪啪今年送给你的那条红色裙子吗?”

“唔!”正在吃着饭后橘子的维克托听到自己儿子说出的那句话后,险些被橘子咽到了,勇利也满脸通红的看着维克托。

看着自己儿子满脸期待的眼神,和一句:“嘛嘛是世界上坠漂漂的嘛嘛!我好喜欢嘛嘛哦!”

维克托又怎么能告诉给托繁听,那条裙子,已经壮烈“牺牲”了:

 

 

 

 

 

 

那是一天很平常的一天。

只是这一天两个宝贝都在淫界安顿好了。

可是今天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却不是一个正常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刷的一下走到才刚刚脱下围裙挂好的勇利后背,看着一条正在愉快左右摆动的尾巴,维克托下意识的抓着起来。

“噫!!!维克托!”

被吓到的勇利一下子拍掉维克托的手,脸红的看着维克托,“没事不要抓我的尾巴啊!”

而维克托深沉的看着勇利,“没什么...我只是在感叹而已。”

却让勇利忍不住抱住维克托,“嗯...对不起...”

“没事......”

“...”

“...”

“对呢勇利。”

“嗯?”闷闷的声音从维克托的胸腔上传了过来。

“我有一个礼物给勇利哦?”然后维克托放在勇利,在勇利疑惑的眼神下,打了一下响指。

然后手上就出现一条酒红色的长袖膝盖裙,维克托深情的牵着勇利的手,玩弄着手指上的对戒,凑近勇利的耳边,呵着口气,吹向勇利的耳朵里,惹得勇利忍不住颤抖了下,脸红的眯起眼睛,“勇利愿意为我穿上吗?”

迷成缝隙的酒红色眼睛忍不住看着维克托,看到自己的丈夫憋屈的眼神,勇利咽了口口水,脸红的说,“嗯...嗯...不过我要自己换!”

“当然!”听到肯定的答复,维克托笑吟吟的对着勇利脸颊就是吧唧一口,将裙子放在勇利的手里,而勇利拿到裙子的时候也警告的对着维克托说:“维克托你给我转过去!”

“唉?啊好吧...”维克托也只好委屈的转到水槽那边。

“居然要在厨房换衣服,我怎么不知道维克托的爱好那么特殊呢?”勇利看到维克托乖乖的转了过去,也转过身,脸红着用手换自己的衣服,嘴巴还时不时嘀嘀咕咕的。

“勇利可以了吗?”

“诶...等下啦...”拉链...拉链拉不上去!勇利正在皱着脸准备和拉链奋斗的时候,突然一个向上提的力度吓得勇利的角角都出来了,不过对方却没有敬职敬业的将一整条隐形拉链拉上,这是拉在腰间。

手也很不老实的,左手圈着红色绒毛布料勾起的好看腰肌,将勇利后腰节和自己的腹部紧紧的贴着,右手则是探进拉链的深处,探索着。

“维...维克托!”勇利脸红的想挣扎掉维克托的手,“不是说我自己来吗?放手啦...”

“孩子们都不在呢,”没有理会勇利那无谓的挣扎,维克托亲着勇利的发梢,用着低沉的声音说道,“勇利,我们来继续生宝宝吧?”

勇利嘭得一下脸红了起来,拼命的摇着头,“不要!我不要!我...你...你想zuo的话是可以不过要准备啊!”

“唉?勇利是不愿意和我生宝宝吗?”维克托委屈的蹭着勇利的脸颊,用着十分沮丧的语气说。

“可...可是...我们现在应该先是缓一缓吧.....而且托繁也快上幼稚园了...维克托就忍忍好吗?”转过去抱着维克托,然后亲吻着维克托的唇角,“想zuo可以哦?可是为了孩子们先只能让维克托忍着好吗?我答应你任何的要求哦?”

胯部紧紧的贴着,也许是维克托的眼睛里面充满着Yu望,勇利也有点动情的动着腰摩擦着胯部,脸红的看着维克托,“所以,今天就带Tao好吗?亲 爱 的 ?”然后歪着头看着维克托。

然后就是浅浅的亲吻着。

“那么勇利答应我一件事情可以吗?”

 

 

 

 

-TBC-

 

托(维克托)繁(猪排饭)·尼基福罗夫 种族先保个密

女儿的名字先不暴露出来先x

评论(9)
热度(169)

© 花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