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BO]Baby brain

*零零星星的脑洞聚集地 è¯·ä¸è¦ç”¨éžå¸¸æ­£ç»çš„三观看x
*感谢200fo~
最后选择了写脑洞w那就让我们来治郁的看脑洞吧w
*【脑洞相关词:60块4个小时的钟点房】
*占TAG抱歉…





这个世界上,有100%的情侣都会吵架。
这是一个肯定的数目。就比如说有100对情侣里面,就会有60对情侣有分手倾向,也会出现40对情侣中的一方会有暴力倾向,甚至20对情侣会在未婚先育的情况下分手,可能悲伤的一方会将宝宝生下来,又或者是……
显然,胜生勇利一定是前者。
摸了摸已经有的微凸起的肚子,勇利下意识的抓紧衣角。
看着摇摇晃晃的手把,窗外的风景也没有办法安抚他现在的心情,脚下的行李包一下一下的靠着他的小腿。
他已经怀孕四个月了,然而,胜生勇利昨天似乎遭到家暴。
然后很理所当然的,他逃跑了。
看着一旁的背包,旁边卷起来的是他昨天晚上打印出了的离婚协议书中的一份。当然,两份都已经签上了【胜生勇利】四个字,和盖上了对方刻有名字的盖印。
另外一份则被放在床边的床头柜上,床上的人却丝毫不知的,依旧在那里沉睡着,甚至还时不时用手拨动着旁边那个已经不在的人的位置。



“我觉得勇利应该好好的纠正一下习惯才是呢。”
因为这句话在维克托·å°¼åŸºç¦ç½—夫的嘴巴里说出来的时候,本来想去接过装着热茶杯子的手突然停了下来。
酒红色的眸子沉了沉,手垂了下来,别过头不去看维克托,也没有再次伸手接过茶杯,只是说了一句话,“抱歉。”
“我觉得勇利应该好好的休息,而不是去做家务之内的事情,”维克托将茶杯放在茶几上,坐在勇利旁边,拥着勇利有点热热的身体,手抚上腹部,“而且因为这样勇利打破了好几个碟子呢!以前勇利不是这样粗心大意的呢!”
“嗯,抱歉。”别过头回避了那张想和他亲吻的唇,对于维克托说的那些话,勇利实在是没有心情去接受维克托的爱抚。
“是说怀孕了就会变傻吗?”被拒绝亲吻的维克托没有放弃,不依不饶的亲吻着自己标记勇利的地方,手指小力的拍着勇利的肚子,“宝宝,你妈妈已经够傻的了不能因为你又傻了一度啊!”
然而勇利挣脱了维克托的手,站了起来说,“抱歉,我让维克托你那么痛苦,真是抱歉呢……我们都累了,睡吧。”然后准备起身的时候却被一个东西不小心砸到了后脑勺。
难以置信的转过头看着维克托,面对同样诧异看着自己的维克托,和躺在脚边的书本。大概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勇利,垂下脑袋,“我去睡了………”
“勇利不是这样的!是马……”维克托似乎想狡辩些什么却被勇利打断了,“够了!都是我的错,快睡吧……”
那天晚上,他们并没有相拥入眠。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维克托第二天有点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勇利,换来的却是勇利那不冷不热的态度。
果然应该听克里斯的话,去报一个爸爸班吗?戳着碟子里的太阳蛋,维克托看着对面并没有吃他做的早餐,而是小口小口抿着牛奶麦片的爱人。
“呐,勇利,我想说………”
没等维克托说完,勇利站了起来,小声说了句我吃完了后,将碗收拾好,拿去水槽处清洗。
见状维克托也小步跑了进去,咽着口水伸手圈着正在洗碗的勇利的腰,抚摸着柔软的肚子。
看到勇利没有拒绝自己,维克托大胆的将脸埋在勇利的后颈上,小口小口的留恋着自家爱人的气味,“抱歉勇利,因为我是第一次当爸爸,我不知道我需要什么注意事项……”
“……”勇利只是甩了甩手上的水,将碗放在一旁的架子上,用毛巾擦干手后,将手搭上了维克托的手,然后将其掰开,留下了一脸茫然的维克托在厨房,回到房间,然后锁上房门。
结果一个早上维克托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沙发上度过,卧室里面时不时传来了刷刷刷的声音,让维克托有点坐立不安。
他想用备用钥匙打开门,可是又怕因为这个动作让他们的关系又进一步恶化。
然后在下午的时候卧室的门终于打开了,让维克托兴奋的从沙发上爬起来,却看到勇利似乎准备好一副要出去的样子,戴着口罩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经过客厅的时候看了下维克托,说,“我有事要出去一下,晚饭不用等我了。”
你去哪去干嘛和谁去!然而维克托却蹦出了一句:“需要我开车送你去吗?”
坐在玄关上穿上鞋子后的勇利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不用了,谢谢。”将手握着手把,打开门,“对了,如果时间太晚的话我也许今晚可能不会回来,以后的早餐你就像今天早上那样吧,也不用准备我的了,不然我会又打碎碟子的。也不要打电话给我,我出门了。”
“等等!为什么今晚不回来!”听到勇利的话维克托下意识跑了过去,抓着已经踏出门外的勇利。
换来的是勇利困扰的眼神:“我有事情,难道就不可以出去吗?”
维克托将勇利拉回屋里紧紧的抱着,因为风的阻力,门被带上了,“可以!但是勇利你应该告诉我去哪里才对!”
被抱着的勇利无奈的叹了口气,将手搭在维克托的背上,“可是,你呢?我已经忍了很久没有去过问你为什么老是十一点后才回来。”
“我知道你工作辛苦,我也知道我的脾气不好,这些我都知道,也许会有人说我应该理解你……可是自从怀孕后我就喜欢胡思乱想,我有时候也受不了我自己…”
“我也知道因为我的关系,维克托选择了退役,怎么说呢………”背上的手在附上的一瞬间又垂了下来,勇利将两个人的距离拉远,笑了笑。
“我想我们需要时间慢慢冷静一下。”



然后胜生勇利冷静下来后的结果是这个。
公交车摇摇晃晃的,他坐在最后一排,右手握着的手机不停的震动着,垂下眼睑看着手机发呆。
他没有勇气接维克托的电话。
也许接通了之后是维克托的辱骂,不过更多的都是维克托的哭泣声,他最受不了的就是维克托的哭泣声了。
他会心软的。
一个大男人没有必要为了自己哭,真的。而且是自己耽误了维克托的时间呢。看着窗外的风景,勇利不禁笑了起来。
今天早上将圈着自己腰的手松开,坐在床上看着一旁的人,一脸茫然。结果勇利昨天被维克托禁止外出,勇利也妥协了。
只是回到房间欠着身体,手放在微凸的腹部,闭上眼睛,不想去理会维克托。
就这样睡了一个晚上。
将文件夹放在床头上,那是他很久以前就已经准备好的纸张。对于这段婚姻,勇利觉得很不实际,就像长着翅膀的维克托每天早上安分在自己嘴里塞一颗糖果,然后晚上后带着恶魔角的维克托会拼命在自己嘴巴里灌咖啡一样。
不切实际。
标记的话他可以手术,宝宝可以他自己偷偷的生下来,但是维克托能重新复出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
漫长的车程让下车了的勇利腿脚有点酸痛。
距离手术的时候还有5个小时,他在医院的附近定了一个4个小时的酒店套餐,在其中还有一次上门送餐的服务,还挺划算的,大概是可以休息一阵子了。
首先,将标记去除了吧!然后把离婚协议书提交了,就回去日本那边的老家吧,已经打过电话回去了。
可能去处后会变成无法发出信息素,不过不会对胎儿有什么影响,至于每个月都需要大量的jingye去安抚胎儿……勇利觉得前面四个月都熬了过去了,应该没事吧?
打开酒店门,勇利将门扣扣上,上锁,背包随便放在地上。然后大字躺在床上,暇意的眯着眼睛。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听这个决定,包括维克托,因为维克托一定会反对的,这是他自己的事情,即使以后没办法被标记也没关系。
人就是自私啊。
“叮咚。”
门铃吵醒了不小心睡着的勇利,有点艰难的直起腰,揉了揉有点朦胧的眼睛。是送餐服务吗………………然后抬起有点沉重的步伐,没有看喵眼就就扣放下,将门打开:“放进里面的桌………”
没有所谓的推车,也没有所谓的食物的香气。
代替的是一双紧圈着的手臂,和那抹熟悉的银色和蓝色,以及自己那双不知道为什么流出水渍的酒红色眼泪。
模糊了视线。





「不要,再离开我的视线以外了,我的勇利……」





-FIN-

评论(7)
热度(242)

© èŠ±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