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用粉笔敲黑板五次是我爱你的暗号

平时抿着的樱色唇瓣。

这个学校不常见的乌黑碎发随着他的动作一点一点的动着。

因为自己的学生犯错而苦恼的眯起好看的、和酒水的颜色一样的酒红色瞳孔。

窗边时不时吹进来不小心把他那白洁的白大褂衣角吹动着,在这个只有他发出的声音的空间里发出啪塔啪塔的声音。

那个人是一个美丽的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这样想的。

站在讲台上的亚洲籍老师正在认真的叫着不知道做了多久准备的课题,老古董版的眼镜下隐藏着一双好看的瞳孔,即使在他露出侧脸的时候也是被眼镜杆遮掩住了。

那个人叫胜生勇利,是维克托班上的化学老师。和其他班级的化学老师不一样,其他老师身上都是有一股有点糟糕的、甚至有点刺鼻的味道。让而这个胜生老师却说有一股维克托说不出的香花味儿。

玫瑰?薰衣草?

不不不,托着下巴的维克托眯起眼睛,时不时闻到那个好闻的味道,应该不是自己国家那种常见的花。

却又不是百合的气息,将手机偷偷的从抽屉拿出来,放在大腿上,小心翼翼的打开搜索引擎的页面,打上了“犀”,网页打出了“木犀”字眼。维克托皱了皱眉头,其实他并不知道这是个怎样的花种。

有一次,他和胜生在走廊上相遇。因为维克托对这个来自遥远的东方人感兴趣,下意识的打了下招呼,“你好,胜生老师。”

胜生勇利抬起酒色的眸子看着这个有点高大的斯拉夫人,让眼下的卧蚕抬起一个位数,礼貌性的对着维克托笑道:“你好,维克托同学。”

对于胜生勇利知道自己的名字,维克托并不意外,毕竟他自己也知道他在这个学校是一个名人。

然后,维克托每节下课的时候都去打扰这位胜生老师。

开始是将所有化学课代表的送作业任务包揽下来,然后他就看到了窝在自己办公桌上,微微地抿着自己杯子上热茶的他。

很可爱呢!维克托笑了一下让那个黑发老师吓了一跳,手上的热茶险些欲了出来。

然后他在下课休息的时间也溜到了那个小小的角落里。

看着胜生勇利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家乡的小零嘴对着自己的场景,维克托的心不知道为什么荡漾着什么。

之后嘛,维克托就连午休的时候也跑去和胜生...不,应该说是勇利老师那。

将筷子偷偷摸摸的夹起勇利饭盒里面的炸鸡块,然后迅速的放进嘴巴里!看着勇利那个憋屈想埋怨他又不忍心的样子,维克托忍不住想笑出来。

有一天维克托终于忍不住了,将头靠在正在批改作业的他的肩膀上,眯起蔚蓝色的瞳孔,让自己前额上的发丝随意的搭在勇利那暗红色格纹衬衫上,发出好听的声音问道:“纳,勇利身上的味道是什么味道?”

放下笔的勇利下意识的嗅着自己的衣服,然后似乎明白了维克托在说什么,“那是Hermès的Hermessence Osmanthe Yunnan。你知道一个叫做桂花的花种吗?虽然我也没有看到这个花儿的面貌,可是我很喜欢这个味道。”

微微的笑了笑:“它还有一个名字叫木犀哦?我曾经在泡的红茶里放了几个桂花干进去,然后,我就爱上了这个味道了。”

“的确,我觉得这很适合勇利的感觉呢。”

很清新的感觉,就像胜生勇利这个人。

“咚咚咚咚咚。”

黑板和粉币触碰的声音让维克托的手不小心松了松,手机险些掉到了地上,下意识的瞪大眼睛看着站在讲台上的zhao事者。

让而勇利发现了维克托的视线对着维克托微微眯起卧蚕,手上握着粉笔对着黑板敲了五下,意识着维克托上来回答刚好准备讲到的问题:“尼基福罗夫同学,上来解答一下这个问题吧。”

当维克托站起来的时候身边的同学误认为维克托很倒霉需要回答那么困难的问题时,维克托却不是这样认为。

走上去讲台后,勇利对着维克托笑了下,将讲台放在粉笔的盒子里拿出一根放在维克托的手心上,“如果有不会的就和我说吧。”

当然,维克托笑了下,右手接过勇利递来的粉笔。

现在的俄罗斯有点寒冷,可是勇利还是一尘不染的穿着那件白大褂,只是那件白大褂上有了些许被洗涤的气息。

好闻又熟悉的木犀香味扑鼻而来,维克托认真的填写着黑板上给出的公式。勇利站在离自己不够20厘米的位置出,本来握着粉笔的右手空了下来,将染上粉笔灰的指尖小力的揉搓着维克托空下来的左手。

然后,用力的握着那个空下来的手,让两个大小不一的手掌,

十指相扣着。

然后黑板再一次的发出来五下和粉笔相碰的声音。

 

 

 

 

-FIN-

 

 

 

 

脑洞来源:

今天无聊的我打开了M新闻看到了【连女人都嫉妒的容貌!日本男模宣传漫画穿女仆装】然后我十分感兴趣!!!的进去看了 然后我看了x然后 梗来自《王子大人有毒》第五话第4页x【有生之年x我居然看BG???我居然好满喜欢男主角....我可能真的有病...】

 

【没得发车我很痛苦...所以随便写了下...............】

评论(4)
热度(162)

© 花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