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宜馨哟
这里接受不了转载哟ε-(´∀`; )

【维勇】[こころ 3]An attacking heart reader.

*突然被会长圈在怀里却满脸欢喜的万人迷イケメン高三维(19)x出门前喝了1L柠檬水的自卑拥有超能力读心却不会用的学生会长盐高一勇(17)

*ooc √ 有病and有毒 √小学生文笔√

*阅读顺序请以标题[]内数字为准

*突然觉得❤️这个太骚了x

 

 



周末。
美好的一天。
可是对于胜生勇利来说,周末是没办法集中精神的两天。平时在学校的时候他可以将注意力放在学习上,所以有一些心声是可以无视的。
所以他有时候就会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感受着熟悉的人又或者是陌生人的心声。
不过大多数人的心声都是在埋冤世俗,这也是很大程度上让勇利认为心声就是正确的而导致自己对维克托的态度很是别扭。
一到周末就不一样了,周末嘛……大家都懂的。
比如有隔壁那位难得可以休息的上班族扯着脖子上有点紧的领带,松了一口气的坐在沙发上「唉………终于可以不用加班了…」
比如离勇利家相隔几栋建筑的那个幸福的家庭正在和乐融融的享受着晚餐「妈妈!我要吃那个!!」「不可以吃完哦!要留给爸爸一点哦!」

也许也是很远很远的某处,一个声音在响应着:「有时候接受无偿不是一件坏事呢,接受也是不错的,总比一味的逃避要强得多呢。」
又比如勇利无意会听到那位俄罗斯男人会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银发一遍心情愉快的哼着「勇利勇利~♪我的勇利~♪」而惹得勇利将脸红红的埋进被子里面。
啊啊啊!维克托这个笨蛋!将红彤彤的脸往被子里面埋到更里面了。

学校宿舍离勇利家很近,读到维克托的心声也是很正常。
这让勇利有点烦恼,可能是突然和维克托靠的太近了就很在意对方的心声是怎样,就有意无意的读取对方的想法,发现都是一些琐碎的事物,和满脑袋都是「胜生勇利」「胜生勇利」的,完全读不出维克托对他是有什么想法。

勇利还是很想知道维克托对自己到底是有什么看法。

无疑就是想知道在维克托的心目中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虽然他没有一个很端正的三观来评论别人的心声,当然,勇利有时候也会因为别人的心声来稍微改变一下自己的性格,尽量不会做出伤害别人的行为。

可是他发现,经过这几天和维克托的相处,自己做出了很多让维克托受伤的行为呢...

必须小心翼翼才行啊!不能太过了!嗯,没错!

还有14天就过去了!

怀着这样的心情,勇利收拾好自己后,背上背包出门了。

今天是星期六,天气有点炎热干燥。勇利在出门的时候已经灌了一大杯冰凉的柠檬水还是觉得喉咙干干的,电车前有一颗大树可以暂时遮一下有点大的太阳,可是还是阻止不了那大颗大颗的汗珠在勇利的额头上滑落。

虽然是生理发出的新陈代谢,可是勇利还是有点毛躁的看着旁边便利店上面的时钟,距离集合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果然和女孩子约出来都会不守时吗?

虽然今天只是和企划部的部长铃木约出来商量校园祭的事情,将手上握得皱巴巴的纸巾将额头的汗水一点点的擦掉。

勇利心情烦躁并不是因为可能会被爽约。而是有点闷的他周末很少出门,在高一无缘无故就当上了学生会会长的时候他是拒绝的,因为很多大大小小的事物要和人相处,从小到大自己都只是低下头让那碎碎的黑发遮住自己那眼睛,又或者是在那抹镜片下只是做出看着对方的行为。

可是他又不想辜负了克里斯学长的期望,就将就的想着说当个一年半载就退下来,结果就发现了维克托告白事件。虽然勇利知道是维克托和他的好友的赌局,本来是下定决心拒绝维克托的。

可是当真正面对面的时候,勇利却泄气了,不知道为什么就答应了维克托。也许是爱慕之心在作怪吧?还是不忍心拒绝维克托呢?

「胜生勇利!大胆点啊!」

“叮咚——”

突然手机的提示声让勇利缓了回来,有点慌张的拿起手机看了下短信,然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被放飞机了吗?

企划部部长铃木发了一条信息给了勇利:【抱歉会长!我可能没有时间去了!抱歉!】

揉了揉被汗水包裹着却不同再跳的太阳穴,勇利眯起了眼睛看着太阳。周边嘈杂的声音让勇利很是头疼,本来街道就很是热闹的了,加上每个人的心声就更加头痛了。

脚有点软。

...他要赶紧回家...

「勇利?」维克托的声音?

啊啊...自己是不是因为太累了...为什么突然就幻听了?维克托明明不在啊......

勇利有点不适的低下头,手上的纸巾已经整张都湿漉漉的,大颗的汗珠滴答滴答的搭在他的黑色长裤上。

「勇利??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紧紧的闭上眼睛,皱着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人在摇着他的身体,搭肩膀上的大手不停的摇着他的身体,天旋地转的。

「勇利?勇利!你怎么了!是中暑了吗!」

我?我很好啊...?中...暑?

突然身体往一边倒。

......

...

 

当发现勇利的时候维克托在车站便利店里面。

其实他早早的在这里埋伏了,是克里斯告诉他勇利会在这里车站集合。

在等待的是倒是有很多搭讪的女人,可是维克托都已经打发走了。

看到勇利出现在维克托的视线里时他很是激动的站了起来,险些将椅子弄倒,脸红彤彤的用着纸巾擦汗的时候维克托突然觉得就像看着一只可爱、鼓着腮帮的仓鼠一样,然后他立刻走到冰箱旁边又拿了一只抹茶。

当买单的时候都在一点点的注视着勇利,只见站起来的勇利将手机放回看到然后就好像有点不妥的跌坐在大树下的长椅上。

勇利!

“不用找钱了!”维克托啪的一下就将1000圆纸币放在收银台上抓起两只水就向门口走,步伐有点慌乱。

“勇利?你怎么了?”

几乎用跑的速度到勇利的身边,坐下来将已经闭起眼睛的勇利圈在怀里,将唇瓣抵在勇利在冒汗的额头上,是中暑了吗?抓住勇利的肩膀不停摇着,见勇利还是紧紧的咬着发白的下唇,手忙脚乱的打来了刚刚买的水,灌了几口,对着勇利的唇瓣。

两唇相交着。

将口腔中的水一点点的推送到勇利的口中,时不时还尝到了勇利汗水的咸味,然后松开勇利的唇瓣抬起他的下巴促使水可以吞下去。

“咕噜——”

路过的人看着这一幕很是惊讶后又理解了,因为勇利的脸色很是苍白,似乎又不能自己喝水,接吻必是一个好方法。

但是他们不知道,舌头与舌头交缠着,幽绿色的液体时不时在两人的嘴角滑落,打湿着两人的衣服。维克托喂完一口后又接着一口,也许在平时的话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在享受着来自胜生勇利带来的福利。

可是维克托没有。

他现在就是希望眼前的人可以睁开眼睛,看着自己。

「胜生勇利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有事...................!!!!!!!!!!!」

只要看着自己就好了......

然后那双好看的酒色瞳孔也渐渐的打开,勇利有点迷茫地看着正在为喘气的维克托,“...维克托?”

看到没有没事的维克托只是一个劲的抱住勇利,不说话。

「如果勇利有什么事......你叫我怎么办啊...」将挂着薄薄冷汗的额头抵在被自己抓的皱巴巴的肩膀上,「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我也不想活了......」

“...不行!”勇利突然拉开了自己和维克托的距离,还在冒着汗的脸很认真的看着一脸诧异的维克托,“维克托不可以这样想!你一定.........”

“HI?你们还好吗?”

似乎是想准备说点什么的勇利却被一个打扮得很风sao的女人打断了,用着涂着花花绿绿的指甲指着维克托,“这位弟弟,你可以把你的哥哥借给大姐姐一下吗?”

「然后我就和你的哥哥有个美好的晚上呢」

读取到女人心声的勇利看着女人,不禁瞪大瞳孔看着女人。而维克托只是微微的眯着眼睛不悦的看着女人,是在便利店被他拒绝的女人。

看来她是不死心吗?

“你放心,我没有就会将你哥哥送回你家的呢!”

「xing爱这种东西小孩子还是不知道呢,嘻嘻。」

“然后姐姐也会给你带糖果哦?”

「因为这个好看的男人是在等这个男孩子吗?所以才拒绝自己了吗?」

面对女人的话语和已经将手勾住维克托手臂上时,勇利瞪大了瞳孔,看着维克托也不反抗的、只用着蔚蓝色好看的眼睛看着他的时候,勇利收回了目光,低下了头。

「所以?勇利,你要怎么做呢?」突然读取到了一个心声让勇利愣了愣。

是呢,自己要怎么做呢?

大胆点!

“我不要!!!!”

将维克托一把拉过自己的身边,用着颤抖的手紧紧抱着维克托,勇利瞪大已经欲满眼泪的酒色瞳孔看着因为被他的声音而吓到的女人。

维克托也惊讶的看着圈着自己的勇利,尽管因为勇利的大力拉扯下手臂被女人的指甲勾出了血丝。

“他是我的!”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只能是我的!”

 

 

 

 

 

 

【时限:第二天 9:43】

 

 

 

 

 

 

被勇利抱着的维克托惊喜的打起了“勇利!Amazing!”的call!

评论(2)
热度(45)
©嘤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