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宜馨哟
这里接受不了转载哟ε-(´∀`; )

【维勇】He belongs with me!!


 

 

田中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漂亮的人。至少她的朋友都说她长得很好看,即使那也许是客套话。
当年高中毕业的时候有一个长得土里土气、很胖又很矮的同班男生和她告白。
当时她那些所谓的朋友们起哄说:“接受接受”的时候,她却很厌恶的看着因为对她告白脸上堆积着油渍的脸乱红了一片。
真是恶心!
田中看了看自己手上喝了一半的橙汁,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将瓶盖打开,居高,对着对面的人的头上。
“哗啦啦—————”的。
橙汁从让她恶心到想吐的油腻腻的黑发上流了下来,一直漏到脸上、肩膀上、甚至是裤裆上。
听到那双眼瞪大的看着她时,她兴奋了。
然后很嚣张的说:“做梦吧!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就和那些朋友一起离开。
当然,她可能忘记这件事了。
因为她最近喜欢上了一个外籍男人。
和她以往交往的那些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不一样,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一个很帅气的男人,没错她知道她是外貌协会的。
可是那么美丽的自己也应该理所当然的配上像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那样帅气的人,不是吗?
当然,田中知道维克托是一个俄罗斯籍花样滑冰的退役选手。不过她对花样滑冰是绝对不感兴趣,甚至还有点厌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厌恶。
大概是在那么冷冰冰的地板上做着她一辈子都不是很来电的动作,想想她那涂满厚厚润肤乳液的小腿也会裂开吧?

当她在搜索引擎搜索【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时候,发现某个大型相亲网站居然有维克托!然后她花费了巨大了金额购买了各种VIP和道具,终于有一天!

系统发了一封邮件给她,说允许她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见一次面。

看着镜子里因为没有化妆所以有点大小眼而有点愚蠢的她洋溢着傻乎乎的笑容,但是她都不在乎。

毕竟可以和那个迷倒世界的男人玩一下,值得了。

 

 

 

 

所以现在的田中正在等待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到来,有点小紧张的搅拌着指尖,今天的她穿着米黄色的、和以往的穿着很大变化的小裙子,简洁的黑色小包放在她一旁的椅子了。

幸好前几天她的姐妹说一家发廊染发染黄色的话可以第二个半价,她就把之前那一头显眼的红色染掉了。

他们约在价格不菲的餐厅里面见面,听说相亲公司也会派一个工作人员来安排后面的事项。听到有工作人员会跟随的时候田中有点很不爽。

“你好,请问是田中小姐吗?”

来了!电灯泡人员!

当田中想用很不好的口气说话的时候,却在看到对方的时候,那些粗鄙之语卡在了喉咙里:被一股散发着一股香气的发胶固定住爽滑的黑色刘海,光洁的额头,酒红色的瞳孔被好看的卧蚕包围着,微微眯起,还有她最喜欢的、整洁的黑色西装一整套,包裹着标准男士的身体。

那双瞳孔和她那勾着有点廉价眼睫毛药膏的眼睛对视着————

好,好帅!

“你好?请问是田中小姐吗?我是“Yuri”公司派来了的工作人员。你好??女士?”声音好好听!好帅!田中现在直勾勾的看着对面那么并不比维克托逊色的男人。

工作人员有点为难的看着田中,才反应过来的田中擦了擦并不存在的口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啊抱歉!是的!我是田中!你...你好!”

“你好,我可以坐下来吗?然后我是胜生,请多指教,田中小姐。”

接过胜生的名片,看了下名字,只有姓氏,没有名字,但是田中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是谁,“那么,我们就开始接下来的项目和细节吧?”

然而田中却没有在意胜生在说什么,看着胜生那滔滔不绝的唇瓣,悦动的声线,因为低头看着文件而时不时从耳根跑前来的黑色发色,和那双催下的,勾引着她的酒红色瞳孔,就像被强行灌醉酒,却沉醉在里面一样。

田中觉得,自己恋爱了。

她爱上了坐在她对面长得很标致的男人。可是,就是那么的熟悉,说不出来的感觉。

就在田中想着怎么攻略这位胜生勇利的时候,头上又响起了一道好听的声音。

“抱歉,路上塞车了。”

大概就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到来吧?也许是自己的注意力在胜生身上,又或者是出自于刚刚坠入爱河的田中在喜欢的人面前还是礼貌性的打了一下招呼。

“那么,我先失陪了,在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前我都会不在的,请两位放心。”胜生将自己携带的文件整理好后,柔柔的眯起眼睛笑道。

“为什么?你可以留下来的!”

“唉为什么??我才刚到啊!Yuri!”

Yuri?

田中和维克托异口同声道,然后一脸诧异的看着对方。相比维克托的脸色,田中的脸色瞬间有点苍白的起来。

然而胜生勇利带着一丝抱歉的笑容站了起来,“真的很抱歉,为了这次的相亲可以成功,公司安排了不允许有工作人员干涉的,真的非常抱歉,”然后转过头看着维克托:“那么,祝您有一个愉快的用餐时间,尼基福罗夫先生。”

当胜生离开没过几分钟,维克托就起身对着田中有点抱歉的说,“抱歉,我去一下洗手间,失陪了。”

留下了一脸不知所措的田中。

 

 

 

 

......

餐厅的洗手间门前放着一个[正在清洁]黄色标识语牌。

水渍声荡漾起来。

他那一头不知道抹了多少发胶的头发被对面的人胡乱的搞了下来,后背抵在某个隔间的瓷砖墙壁上,被吻得有点红肿的唇瓣正在发出了细碎的声音。

对面将他顶在墙壁上的银发男人发出有点低吼的声音说“勇利...你知道错了吗?”可是他却回答不来男人的问题,只是嘴角不停的泄露着细碎的声音“嗯...啊....不...”

“所以为什么会那么调皮的把我的资料放在你亲戚开的公司上,还擅自的帮我匹配对象?难道你不知道我的配偶是谁吗?嗯?”然后就是向墙壁方向猛地一推。

“嗯!对...对不起...维克托...因为...”面对男人的猛烈冲击,他没办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细细碎碎的说着,“因为...因为你....已经三天没有....嗯 !回来了......我...我想....ni....”

“嗯,所以我回来了哦?”

而且,你只能是我的,胜生勇利只能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就是算是他的高中同班同学也不可以窥瞰!

然后用力的一下,他们满足的拥抱着、叹息着。

 

 

.........

听说,最后是田中一个人被餐厅的服务员告知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已经离开了,当田中询问胜生勇利的下落是,服务员却告知她说: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胜生勇利是情侣,已经安全的送达胜生勇利回家了。

也许,田中压根没有意识到,胜生勇利,就是那个被她淋橙汁的人。

 

 -FIN-

 

 

 

我这几天都在看吐槽君 然后有个评论说【不要过于拒绝那些长得不好看的人 因为 以后你会后悔的】


然后我就想到了这个x

每天都感觉自己有病

 (看完请不要过分脑补 毕竟这只是短文 来满足自己脑洞的短文 谢谢w)

感谢你的观看 一盒笔芯w

评论(9)
热度(60)
©嘤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