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BO】岛樱 伍

*数字小节部分时间轴不一 以繁体数字顺序为准 请用心体会x

 

前章纸鹿:


         



9

“好,我等你。” 

是的,我等你。维克托再一次拥着勇利,总有一天我们会两厢情愿的,现在还不是时机,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
他想好好珍惜这个人。 

“所以,”看着依然将他抱得紧紧的维克托,勇利耸了耸肩:“我想去洗个澡,可以吗?” 

“啊抱歉。”虽然很是留念勇利那樱花味的信息素,维克托还是将勇利分开,却紧紧的握着勇利的右手,玩弄着无名指。

 看着维克托的动作勇利很想笑出来,刚刚给他机会却又那么的胆怯,将手指抽出来,“好呐,我进去洗澡了哟?等我三十分钟,等下去吃饭吧?”拉开维克托紧紧抱着自己的手,勇利对着维克托腼腆笑了一下,小步踏进自己房间的卫生间。 

维克托想静静坐在床边想等勇利洗完澡出来,却被忘记拿东西的勇利赶了出去。虽然看到勇利将碎碎的刘海扎成小辫子,满脸通红的、冒着雾气将脑袋从门上探出来时: 

承您款待了。 

抹掉并不存在的鼻血,维克托小力的带上了门,将身体靠在门上,嘴角竟是一些不办法掩盖住自己现在心情的笑容,愉悦的用手指点着自己裂成爱心的嘴巴。 

自己真的遇到了喜欢的人时的心情真的很难说明呢,等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和格奥尔基说一下才行!微微眯着蔚蓝色的眼睛看着华庭里面的樱花树。

 当树上的花瓣全部掉落时自己也行就要踏上回俄罗斯的旅途了,然后在下船的一瞬间就去办理退伍手续吧!

心情愉快的走到树下,坐在刚刚勇利的位置。

 理由的话就写他要结婚了好了! 可能雅科夫会很生气的指责他为什么要那么儿戏的决定自己的人生大事,然后涨红着脸叫自己要深思熟虑什么的。可是真正遇到了喜欢的人时,自己真的冷静不下来。

 “你笑得好恶心啊!”突然一个纸团砸到维克托的头上,维克托抬起头看了下来者。

 是一个金发少年,长得有点...像炸毛的小猫咪?

 “噗嗤。” 

维克托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认出来是一个星期前他第一次勇利表演过来通知宽子女士的那个黄发少年。

 “你在笑什么!”少年气得跺脚真的很像路边的小野猫呢!

维克托笑了很久后才抱歉地看着少年:“抱歉抱歉。请问......” 

“哼!”少年抱着胸膛一副居高临下的看着维克托,“你想攻略那个猪?省省吧!那头猪今年都23岁了都到现在都没有找到ALPHA呢!就凭才认识一两天的老头子?算了吧!” 

“还有你怎么在那头猪的房间出来!你想生米煮成熟饭???” 

可是刚刚勇利很主动呢,虽然作为强大的俄罗斯民族的他还是希望可以一点点的攻略呢。维克托只是微笑地看着少年继续炸毛。

 “你在笑什么呢?”

 发旋突然被人戳了下,抬头一看,是勇利。

 勇利很随意的穿了一件蓝色卫衣,下面是一条刚好过膝的黑色短裤,鼻梁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睁大酒红色的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你们在做什么?然后尤里奥,妈妈叫你了哟,老地方。”对着尤里奥笑了笑。 

“哦...哦...”尤里奥收回刚刚对维克托的敌意,回应了勇利后就跑了出去。 

微笑着目送尤里奥出去后,勇利转过头对维克托说,“今天没人在这里呢,现在旅馆也只有你一个客人,是否赏个脸,和我出去吃个饭呢?虽然刚刚就擅长和你说了。” 

“十分荣幸。”维克托笑着说。 



街道的樱花一点一点的凋零着。 

维克托用着余光看着勇利的侧脸,很标致的东方人长相,不是很弯的眼睫毛微微的颤抖着,下面是湿润的瞳孔,再下面是微微挺起的鼻尖,再下面,是他们刚刚交缠时开启的窗口。
直到刚刚维克托才发现勇利的身板很小,瘦瘦的,虽然脸上的肉感不错。

 “啼嗒————啼嗒——————” 

木屐发出干脆的声音,勇利有点害羞的低下眼睑,他知道维克托正在看着自己,这样赤裸裸地看着真的有点让人很难为情呢。

 “对呢,我们去哪吃饭呢?虽然我问才来了一个星期的你好像不太对劲,有什么条件吗?”似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勇利将双手放在背后,身体前倾的看着一旁的维克托。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家?我还挺喜欢他那里的天妇罗呢。”
“……是…吗……”勇利眨了眨眼睛,用木屐踢了踢路边的小石子,石子咕噜咕噜的向前滚动了一小段距离。

踢着踢着,勇利发现他们已经到了那家居酒屋,微微弯下腰将刚刚被自己踢了无数次的石子捡起来,再顺势揉了揉有点冷得发红的膝盖,然后对着维克托笑了笑,“我们进去吧?”
轻轻推开纸门,迎面而来的是一股温和的气流,和迎接他们的依旧是那天晚上庆功宴上的老板娘。
“早上好,有点面生的两位客人呢,对位置有什么要求吗?”
听到老板娘的话勇利不禁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她。
“我的伙伴今天出门不小心穿了一条短裤出来呢,”维克托看了看勇利已经有点发红的膝盖,有点心痛的说,“有桌子下面有暖气的桌子吗?”然后对着老板娘说。
收回眼神的勇利却一脸无谓的看着下里面,然后跑到离前台不远的卡座坐了下来,“不用那么麻烦,就这里吧。”抬起右手挥了挥示意维克托过来。
维克托对了老板娘说了下抱歉后,也坐在了勇利旁边。
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维克托坐在自己旁边,看着维克托将厚重的外套搭在自己膝盖上。
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了出来。
害羞的低下头,抓了抓前额碎碎的黑发,小声的说:“谢…谢谢…”
“没事,”维克托觉得现在的勇利拘束很可爱,心情愉快的翻开菜单,将身体微微向勇利身边靠近,“勇利有什么是不吃的吗?”
勇利也凑上去看了看菜单,“嗯没有,我都可以。”
大致阅历了一些菜单,维克托就决定好了。“一份天妇罗蔬菜,一份天妇罗大虾,一碗豚肉拉面,一碗炸猪排饭,我喝啤酒,勇利你呢?”看了看还在低头看着菜单的勇利。
被点名的勇利抬起头看着一脸笑容看着他的老板娘,也露出了笑容,“我记得这里的抹茶苏打水似乎很出名呢,”听到了勇利的话后老板娘的笑容瞬间消失,眼神也有点慌张,“是因为谁出名来着?我可以点一杯这个吗?”
有点不安的抱紧怀里的菜单,“抱…抱歉啊这位客人,我们在8天前就已经不出售这款饮料…了……”老板娘没有底气的说。
“啊……有点遗憾呢……”勇利合上了菜单,“那就柠檬蜂蜜水可以吗?”将菜单递给老板娘对着她笑道。
“好…好的!马上来!”见勇利也没有执著于抹茶苏打水,老板娘脸色稍微好了一点,就进去了厨房了。
用手搔了下脸颊,似乎在想些什么的勇利用手托着脑袋歪过头盯着维克托看。发现勇利的视线后,维克托也和勇利对视。
“怎么了吗?”
“嗯……你说,我可以相信你吗?”
“这种话在当着本人的面讲真的合适吗?”抬起手捏了捏鼓起腮帮的脸颊。
“啊啊啊啊啊痛痛痛!”使劲的跺脚,等到维克托终于放开后勇利捂着脸气呼呼的看着维克托,“我们才认识了不到一天的时间,正常人都会这样想吧?”
“哦?你不知道一见钟情吗?”维克托伸出手勇利的脸颊,轻压着指尖,触碰柔软的肌肤,“我对你一见钟情,我爱你,”
“我……我才不相信这种东西…!”勇利不好意思的别过脸不去看维克托的眼睛。
勇利真的很可爱呢!
“你不相信没关系,你只要用心的爱上我就可以了!”揉揉的笑着说。
“原来俄罗斯人真的那么强势呢!可是为什么刚刚你却胆怯了呢?”想起维克托那个时候认真的脸庞就很想发笑呢。
“因为我想好好的珍惜你。”然后捧在手上的那种。*
“我又不是易碎品……”嘭的一下脸红彤彤的…
………
……

在他们拌嘴的时候,热腾腾的料理已经端了上来,维克托看了看菜色,突然惊讶的看着老板娘:“我记得……我没有叫炸鱿鱼圈和洋葱圈啊?”
老板娘笑了笑:“因为店铺下个星期就正式结业了,这是对支持我们的顾客一点小小心意。”脸上有点点不舍。
“为什么会结业?”正准备往嘴巴的塞鱿鱼圈的勇利很震惊的看着老板娘。
“我老公,他需要一笔钱……我们前几天已经凑起了那笔钱,准备去东京这个城市治疗…”
“然后………我们真的很感谢一个人…”她擦着眼泪说道,“同时我们也很对不起她…”
勇利只是微微垂下眼睑不说话。
“啊对呢!”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小跑到了厨房,没过多久就走了出来,手上端着一杯浅绿色的、冒着气泡的饮料。






*我选择优乐美(冷漠x)

评论(2)
热度(41)

© 嘤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