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BO】岛樱 肆

纸鹿:

           

 

 

7

 (这里)

 勇利有点难以置信的看着把自己圈在怀里的维克托:“什么……意思?”维克托将埋在勇利颈窝间的头抬起来,依旧有点闷闷的说,“我想好好的珍惜勇利,怕勇利会被吓到,而且我们还不是恋人,做这样的事情真的合适吗?”

专情的俄罗斯人让勇利有点不适应啊。

看着维克托那一脸无辜的样子,勇利只好叹了口气,挣脱维克托的怀抱,站在维克托面前用手拍了拍维克托的脸颊,“好吧,虽然我还没有正式表达自己的决定,你是想等我们确定关系才结合吗?“指了指自己的后颈,“虽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私自临时标记我的你错在先呢。而且这次我们不是同意吗?”

“可是……”维克托一把将勇利的要搂住,“我怕你会碎…和杯子一样。”

揉了揉维克托的银发,勇利有点好笑的说,“我不是在这里吗?”然后将维克托从自己身上扒下来,在那蔚蓝色的眼角吻了吻,微微害羞的看着维克托说,“你等我,我相信那个时候我也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8

 咔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不出啊他真怂!”声音很空洞的传播着。

“是吧?”黑发男孩有点无奈的往自己嘴巴塞着洒满神奇魔法包粉末的薯片,托着下巴:“真的看不出,我都做好准备了呢...突然就怂了下来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啊!”

“我还以为他是个军人就会很猛烈的攻击敌人一样侵略你呢!对呢,有受伤吗? ”金发男孩一把用叉子叉向薯片,然后放在口里咀嚼着。

“虽然不小心被临时了,不过多亏他不是真正下牙,我可以安全一段时间了。”

然后黑发男孩很是志豪的将沾满魔法粉末的手展开,粉末瞬间飘散在空气中。“毛发虽没有,但是意外的收获了不错的东西?”黑发男孩依旧托着下巴看着自己那不长不短的手指甲,眯着眼睛笑着:

嗯嗯,的确呢~

 

 

 

 

 

 

 

 抓虫:维克托将头埋在勇利颈窝里,闷闷的说。


 

 

评论
热度(22)

© 嘤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