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裂杯(上)

小学生文笔 不要和我较真x



食用说明:

其实说实话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写什么x就是在查百科的时候看到哨向成功结合后有一方死去的话另一方就会因为精神折磨而死。

这是一篇挂着哨向却不像哨向的有病的文章。

嗯 这会比ABO要来的好? 因为A可以标记无数个O 而O却只能认一个A 感觉的很不公平不是吗?

说了那么多x还是那句话 私设很多 因为我是第一次写哨向 请酌情观看(鞠躬)

小节与小节之间的时间并不是连接起来的 请注意

cp:维克托x勇利  哨向设定

         ↑哨        ↑向

私设多请雷 【比如有第三者的出现x(并不是!)】

 

 

 

 

 

 

 

这里是第五区域。
砌的参差不齐的砖头边长满了茂密的野草,比起其他区域的草高出三十多厘米,,没有人去打理。偶尔刮起大风的时候会听到“唰唰唰”的声音。
就是这种廉价的砖头砌成的墙里面,里面有一座孤单的塔,和外围的墙不一样,塔身意外的很干净。
人们起初以为这只是一个废弃的塔,也就没有去理会它了。

 

 

 

 
 

1

小口小口地抿着杯子里的水,杯身有一条深深的裂痕,不停地往外面涌出透明的水珠。他的老朋友曾经因为他这个杯子而买了十个杯子回他们曾经的那个地方,张大手臂示意他可以从中挑选一样。
而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举起手摆手示意他并不想将这个陪伴他十多年的杯子换掉,即使是已经有一个深深的裂缝。
他是胜生勇利,一名向导。
可是他却登记于第五区域。
因为他的哨兵,维恰,已经在4年前登记为已死亡。
………嗯。
托着脖子,手里的勺子有的没的戳着铁盘子里的食物,自己也算是一个伤感的人,当初知道维恰死亡的时候他并不相信,而且他很冷静。
不像一些哨兵或者向导那样,知道自己的另外一半因为任务失败而死去又或者失踪那样在上级办公室大吵大闹,勇利只是很冷静的接过雅科夫上校接过维恰的死亡证明。
虽然他那苍白的脸色一次次的出卖了他。
然后在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自己独自去了维恰报告上面的那个死亡地方。
那就和勇利现在生活的第五区域一样,杂草丛生,草尖儿捎过勇利卷起来的裤脚上,惹的勇利有点发痒。
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将左手按在背后的那个维恰送给他的CheyTac M-200上,他一边释放着向导素一边小步小步的前进。怎么说呢,勇利知道这是徒劳,可是他就是不相信那个拥有很好看银色长发的维恰就这样离开了自己。
如果那个时候自己不顾维恰也要跟去的话……他肯定和维恰过得很开心。

找了很久。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找到,连人类的骨骸都没有看见,面对着这浩瀚无边的草原,勇利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

似乎是放弃了一样,垂下了双手,遥望着没有尽头的草原。

维恰死亡的第三天,他就带着那个有缝隙的杯子,来到了第五区域。
也许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也慢慢的接受了维恰死亡的事实。如果不接受的话,那又怎样?维恰也不会复活,也不会和以前窝在家里一样,时不时帮他那长长的头发编着好看的辫子了。
揉了揉泛红的眼睛,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边提醒自己不要想那么多,自己已经是第五区域的人了。
说起来………他都有点忘记维恰的样子了,只知道他拥有一头银发。
以后也不想找新的哨兵了,对于自己来说,窝在这里是最后的选择,除非政府………
将碟子堆在洗手槽上,小心翼翼的将那个破裂的杯子拿好,听说今天西区那边有人要下来呢。嘛,也不关他的事就是了,他还有事情要做。
明天,是维恰离开他的第五年。

 

2

很臭。
早就闻言第五区域这个地方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皱着眉头跟在大部队的人最后面,站在那些丑陋的城墙外面,他的上司雅科夫上将用钥匙打开那老旧的铁锁,示意后面的人跟紧点。
这里栋着一座塔,和外面的塔不一样。
这里住着的都是残缺的向导。外界普遍认为哨兵和向导都是平等的,然而真正去了解他们的人又何尝不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向导都是平等的,这就和失去了向导的哨兵一样。
不够出色,终究会被人抛弃。
所以维克托认为这里是一个逃避场所。
他们带领的是一些被挑剩下的哨兵,今年的比例有点差距。
唰啦唰啦。
突然刮起了一阵风,惹得野草们争先恐后的摇动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维克托有种奇怪的感觉。
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抓了抓前额的头发,赶紧结束吧,听说克里斯已经找到了勇利的下落了,他得去接自家的小猪向导回家呢!已经有五年没有见面了。

3
当一个年纪很小的女孩哨兵将勇利牵到维克托面前,很大声的说我要他做我的向导的时候,维克托的脸色很难看。
而勇利则是一面无奈的蹲下身来揉了揉女孩的头发:“抱歉啊小妹妹,我已经有哨兵了哦?”
“那为什么哥哥会在这里,而且维克托上校说过这里的向导都可以带回家的。”
勇利抬起头看了下那个站在他们面前的那个银发男人,那是一个和维恰一样拥有着银发、相当好看的男人,眨了眨暗红色的眼睛,可是勇利可以感受得到维克托似乎有点愤怒。
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位上校了吗?
出自于向导的本能,勇利想尝试一下用已经五年没有使用过的向导素来安抚眼前的这位上校时,谁知道这位上校用很快的速度将勇利推到不是那么干净的墙角上。
“唔…!”勇利吃痛的低吼了一下,准备想反击的时候却被维克托用手抓抓住下巴,一上来就是一口撕咬。
勇利的血染红了两个人的嘴角。
他被维克托的动作吓到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流泪下来,不小心滑落到嘴角边。
血水相交,又咸又锈。
维克托愣住了,手上的力度也轻了下来,看着勇利。
似乎感受到了肩膀是的力道下来了,勇利用之前维恰交给自己的一下防身技巧一把将维克托推开,含着泪捂住已经血肉模糊的嘴角,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锁上了门,一气呵成。
关上门的一瞬间脚软的跪坐在地上,将身体前驱,颤抖的手伸向床头柜将那个裂开的杯子紧紧的握住,低下头,将杯子抵在额头上。
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没办法自身调整好状态。
只是哭着对着那被自己粘了不知道多少层透明胶的杯子说着:
“维恰………维恰………”
“维恰……带我走…… 


4
胜生勇利是在十三岁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向导,他咨询了一下关于政府配对的相关知识后,他决定由政府来配对他的哨兵。

在一年中的漫长等待中也有野哨询问是否愿意和他结合,可是勇利都拒绝了。
然后十四岁他遇到了一个名为维恰的十八岁银发长发俄罗斯男孩。
第一次看到异国人民的勇利有点懵懂的站在维恰的对面,面对着维恰张大的双手有点不知道怎么去回应,倒是维恰很大方的小跑几步、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嘴巴疑为咧成爱心的抱住勇利,对着勇利那还有点婴儿肥的脸颊拼命的蹭着:“亲爱的勇利~以后也请多多指教了哟w”

当他和维恰进行精神结合的时候勇利还是一脸懵懂的接受着。

当他们以速战速决的方式获得了公会派出的SSS级任务的时候、当勇利轻轻的在维恰身上留下一点点牙印的时候,当知道他们的相容度接近100%的时候。

他发现维恰是爱着他的。

并不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向导。

而是作为爱人来看待。

 

5

十六岁的时候勇利的结合热爆发了。

他是在和维恰看电视的时候突然就结合热了。

以前他们都只是亲亲和抱抱,对于突如其来的结合热让维恰有点措手不及,有点手忙脚乱的想给勇利打下一只抑制剂。

冒着冷汗用牙齿扯开药剂的盖子,扶起瘫在地上的勇利,准备将针头狠狠地扎进勇利手臂的时候,却被勇利拦住了。勇利将手环住维恰的脖子,不停地喘着气,在维恰耳边小声的说道:

我们...结合吧?

猛地将勇利推倒在地上,却又担心的不知道会不会因为刚刚的那个动作不小心让勇利受到伤害,却发现勇利脸红着将舌尖伸了出来,示意维恰不用在意,请继续。

的确,这对于以后来说,的确是必需品。

没有任何的前xi,对于已经十八岁的维恰来说做ai这件事来说是第一次,虽然他是哨兵,但是对于已经和精神结合过的勇利,自己还是要好好的保护的。

只是浅浅的亲吻着,将他的抵在那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红zhong了的dongxue里面,勇利将手搭在维恰的肩膀上,尽量自己的身体和维恰的身体可以融合一起。

他们,就像是正在吃着禁果的亚当夏娃一样。

“啊!”

维恰握住勇利的腰部勇利的向下压,惹得勇利shenyin,合不上嘴巴,透明的液体一直从勇利的嘴巴涌出,有些掉在他们结合的地方,有些则是滑落在勇利那有点动人的大动脉上。

维恰俯下身舔舐着那些液体,顺着液体流下来的方向不停的留着自己的牙印。他发现他自己也因为勇利发热了。

湿漉漉的交换着吻,维恰将身体滚烫滚烫的勇利抱在大腿上,交接的地方留着点点血迹,他们也没有在意。将碍事的衣服脱了下来,肌肤与肌肤紧紧相依在一起。

发丝纠缠在一起,就像正在交配的蛇一样。

一点点的缠着不放。

勇利点点的散发着可以让维恰安心下来的向导素,然后靠在维恰的身上。

虽然很痛,却很幸福。

 

6

 “恭喜你。”

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第五区域负责人递给他的东西。

西区户口申请书。

手在抖,勇利的手在抖。没想到他真的会被政府强行安排了一个哨兵,谁说向导就可以自由了?

是因为之前的战绩吗?可是他之前说过不是维恰他是不会重返战场的。

翻开申请书第二页,勇利看到他的新哨兵的个人资料: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男,28岁。西区所属上校。

上面贴着的照片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了。

 维恰。

 

 

 

 

 

-TBC-

 

 

啊啊啊我在写什么啊有病啊!

 我坐等23号梦百和黑执事联动x有妹子缺列表吗这里是国服IOS的哟会手留会发车x如果有意留下你们的id【不哈哈哈哈x】

 

 

 

 

评论(4)
热度(32)

© 嘤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