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BO】岛樱 叁

纸鹿:

   





4



胜生勇利被陷害了。

有点糟心的揉了揉有点痛的头部,将手指放在太阳穴上面轻轻的揉着。樱花瓣一片片的掉落在他头上,那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 

他不知道连经常去的那家居酒屋居然会这样,可能是上面给了很多钱?还是被迫才会这样?勇利不知道,他只知道那天晚上他点的只是抹茶苏打水。

没错,是不会醉的抹茶苏打水。 

可是他整整昏睡了8天。 

包括醒来后的这几个小时自己都是昏昏欲睡的状态,就不小心在花园的桌子上又一次的睡着了。

大概期间父母有给自己打点滴的关系吗...?醒来的时候只是觉得嘴巴干干的,虽然被下了药身体还是很不习惯,关节都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呢。

啪塔。 

吓得勇利转过头,发现是搭在他身上的身上的一件外套掉在地上,揉了揉有点肿的脸,弯下腰想捡起来的时候却不小心手肘将桌子上的花瓣小山弄到身上到处都是。

脸上也是呢,有点好笑。

“啊啊啊...真是的...”也不知道是谁的恶作剧呢... 手忙脚乱地眯着眼睛想把花瓣拿下来的时候,突然一个银发男人从大厅跑了过来,紧紧的握着勇利的手,单膝跪在勇利面前,双手一脸紧张的捧住,勇利一脸茫然地看着那个男人,也许是有点匆忙的原因,他发现男人的头发有点不平整,是门口的布帘吗? 将一只手抽出来,然后举起来,轻轻搭在男人那几根有点翘起的头发,柔柔的眯着眼睛笑着说:“怎么了吗?”

男人只是抿了抿嘴巴,将额头靠在勇利的额头上,小力的蹭着:“听宽子女士说,你昏迷了8天,今天才醒来,我很担心你。” 

勇利有点不解的盯着这个男人,他并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和过这种男人有过过节,也不懂为什么这个人要和自己那么关心。 

但是,他的身体却不排除。 

这个男人身上发出的信息素是那个他很厌恶的、这一天却环绕在自己身上的那种他很不喜欢的、让他有点发冷的冰霜信息素。

ALPHA。 

就是这个人吗? 

勇利有点冷淡地推来男人,让他们有点距离:“你知道多少?你有什么企图?为什么要临时标记我?你也是上面派下来的人吗?” 








5


将切好的茶倒在那个依旧是透明的玻璃瓶里,维克托一脸幸福的托在下巴看着茶叶在里面不停的转着圈。 

这几天他和宽子学会了如何泡上一壶可口的抹茶。

他在等待他的天使苏醒。

没想到离就是宽子女士的儿子呢。在舞台亲吻着樱花的他也是、在卫生间那里有点慌张的他也是、在昏暗小巷里和他交缠的他也是、包括现在在樱花树下的他也是。

所有所有的他,都是一个叫胜生勇利的男孩。

突然他听到了勇利的低吼声,吓得跑了进去。

也没有理会自己的发型是不是乱了。








6



轻轻拍掉自己身上的樱花瓣,勇利没有在看维克托,而是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被维克托一把拉过身边。
用力迫使勇利将脸看相自己,有点烦恼地低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有想伤害你的意思。”将勇利紧紧的圈在自己的怀里。
勇利叹了口气,似乎觉得眼前的男人也许真的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将头靠在维克托的肩膀上“为什么要临时标记我?
“我对你一见钟情。”将圈在腰间的手紧了紧
“每个人看到我的样子都会这样说呢。”他后颈上的头发有点刺手呢。
“我和他们不一样。”抬起他的下巴,亲吻着。
“都是ALPHA呢。”点了点他的发旋。
“我是认真的。”含着有点上扬的嘴角。
“谁知道呢,我是第一次遇到你这这样的人。”将手轻抚上他的脸。
这次他没有醉。
小心翼翼的回应着维克托的吻,勇利仰起头,这次是维克托捧着那碎碎的黑发,将手浅插进去交缠着。
然后向前推了下,加深了两个人的吻。
没有人打扰他们,他们只是在交换着对方的唾液、气息。
结束的时候勇利将脸埋在维克托颈怀里,大大的张大嘴巴,在维克托的锁骨上留下牙印,然后小口小口的吸收着维克托释放出来的信息素。
然后自己也浅浅的释放自己的信息素,包裹在他们身上。
其实,凉凉的意外的也不错?
靠在维克托怀里的勇利将手抬起来轻轻圈在维克托脖子,准备再一次索吻的时候,是这样想的。







评论(2)
热度(42)

© 嘤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