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橘色







不知道是不是给斯雷因有足够的时间来了解这个他已经离开很久甚至忘记长什么样的星球,一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
其实他倒不是说害怕见到地球的人类。只是因为以前自己的行为让这个星球伤痕累累,也许是因为那个时候真的是因为公主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自己长期在火星上的生活使自己心理格外扭曲而导致的。
渐渐脚步停了下来,看着伊奈帆的背影。以后自己要跟着这个人生活了…总觉得很不真实的样子。
微微抬起左手,伸向伊奈帆左眼处。
很想哭。当初自己为什么会下那么大的手将他的眼睛…
感觉不对劲的伊奈帆停了下来看向斯雷因,大概知道他现在在想些什么。毫不犹豫地拉起斯雷因的手向前走。
开始斯雷因是低着头走,而一路上都有人和伊奈帆打招呼,而伊奈帆也出自于礼貌性的回应着。毕竟界冢伊奈帆这个名字已经家喻户晓了,大家也感谢这位年轻的少尉为了他们付出了那么多。
“呀,这不是界冢伊奈帆少尉吗?怎样呀?将那位重要的人接出来了吗?”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正好经过看到伊奈帆和斯雷因打算热情地打招呼。看到那位妇女靠近斯雷因慌张地甩开伊奈帆的手跑到不远处的树边躲了起来。
见状伊奈帆对着妇女笑了笑:“是的,已经接到了。”
“呀是吗?”大概知道斯雷因跑开的原因妇女笑了笑:“虽然他以前做的事情危害了我们。但是毕竟他是地球人呀…...如果我的孩子在那里也可能没有他那么坚强呢…”
“嗯,我知道。”余光看着躲在一旁的人儿,笑了笑。
“现在是对他的解放不是吗?对他好点哦。”
“嗯,我会的。”







他们在说什么呀!
躲在树后的斯雷因看到妇女离开后才慢悠悠地走了出来。因为伊奈帆是侧着身体所以看不到他现在的样子,虽然都是一个样子。
像刚刚还在监/狱里面他把自己抱着一样从后面抱着伊奈帆,还是那种沐浴露的味道,将脸埋在他的后背闷闷地说:“你们在说些什么…”
伊奈帆没有说话,只是让单纯地让对方抱着自己。
“我喜欢你”
面无表情看着前方说,而斯雷因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狠狠地掐着伊奈帆的腰说:“…混,混蛋橘子!不要在大马路上说这种话!”
“等会。”用手抚摸着斯雷因那通红的脸,伊奈帆戳了戳红彤彤的脸颊,然后分开说“走吧。”





从监/狱到普通的商业街道是有一段距离的,不过由于两个人长期在战场上活跃所以他们的体力还不错,各种方面上。
本来带有不悦心情的斯雷因在看到一路上繁华的街道给吸引了,就像没缰了绳子的金色小狗一样活泼乱跳。
明明和刚刚看到妇女那么大的区别!
“吃蛋糕吗?”转身看着斯雷因,“还记得以前的橘子味的蛋糕吗?”
在以前每次看望斯雷因的时候伊奈帆都有带一些东西给斯雷因。斯雷因还记得那个时候伊奈帆带了一个超级大的蛋糕然后硬是要他吃完。
“嗯…不要那么大的。我更喜欢你做的蛋糕”

斯雷因以为伊奈帆住的地方一定很高端,年轻有为的界冢伊奈帆在他十七岁那次战争不仅将他给俘虏了,而且将火星和地球带向了和平,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少尉可是可想而知他的住处一定很豪华。
但是看到最终目的地时斯雷因被吓到了,普通公寓,两房两厅。
伊奈帆把外套脱下,将袖子卷起来,然后走进厨房将前不久还在用的面粉和淡奶油拿出来。
斯雷因则是东看看西看看,伊奈帆曾经说过他姐姐在一个星期前今天他的原因就搬了出去,所以还剩下一个房间。
正好,一人一间。
说着,走向另外的房间,伸手准备扭开门把,可是就是打不开。
这个时候在厨房的伊奈帆探出头对着正在和门把战斗的斯雷因说“忘了和你说,你和我住在同个房间,雪姐的房间被我当成杂物间了。”
“怎么可能一个星期就那么多杂物!打开啦我要一个人睡一间!”
“这是事实,你只能睡这间房间。”
斗不过伊奈帆的斯雷因只好作罢,坐回沙发上玩着自己刚刚在外面吹得乱糟糟的头发,后来又觉得太无聊就跑去厨房。
进去的时候伊奈帆正在用打蛋器将蛋清和蛋黄搅拌均匀,放在一旁发酵了的面团引起了斯雷因的注意,趁伊奈帆不注意用手在上面戳了几个小孔,正准备将手指放在嘴巴舔的时候伊奈帆一把抓住,将斯雷因手上的面粉用水冲洗掉,然后随手抹向旁边的奶油然后舔了下去。
“混蛋橘色的家伙!你在干…唔!”
甜腻的奶油在斯雷因的嘴巴里面化开,眨了眨浅蓝色的眼睛,惊奇的看着伊奈帆。
而伊奈帆捧起斯雷因的脸,轻轻的亲吻着:
“以后也请多多指教了,我的爱人。”





-FIN-


我一直很希望伊神可以好好的对待斯雷因小天使呢。
然后15年9月份就脑补到了这个,昨天晚上整理出来了好多奈因的文啊!真的是缝缝补补又三年hhhhx
说起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味的蛋糕吗?


好了我要消失了 最近头痛到爆炸 💥

BUG:最后一集不是有一条靠海的马路吗?没错x奈因也是走着回去的哈哈哈哈哈【你走!】

评论(2)
热度(23)

© 嘤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