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BO】岛樱 貳

纸鹿:

 

    

 

 

 

2

虽然说他是俄罗斯民族,对于像日本的烈酒还是很不适应,现在的维克托只想喝上一杯热腾腾的、泡着姜片的可乐,来暖下他的胃。
当打开包厢的纸门后,他发现,自己好像没有那么糟糕了。
那位离姓女士正坐在本来属于维克托的位置边,小口小口的抿着一杯绿色液体。暗红色的瞳孔微微眯起来,勾起浅浅的卧蚕使得眼睛形状像弯弯的月牙。及腰的黑色长发被一根浅蓝色的橡皮筋松松的捆住,很随意的在后背处。
意识到自己好像霸占住了别人的位置,离向右边挪了下然后示意维克托坐下,很抱歉的合起双掌放在脸上,而维克托靠近后并没有坐下,而是单膝下跪握住离的手,然后握起离的手很绅士的亲吻道,“很高兴认识你,美人。”
女人只是淡淡的笑道:你好,先生。



 

 

 

 

 



维克托觉得自己已经攻略到了这个美丽的女人。
宽大的手掌有的没的玩着女人束起来的长发。
他们偷偷溜出了宴席,然后在昏暗的小巷子里面,女人将背抵在墙上,而维克托将双手拥在女人腰上,腿部缠绕在一起。
“嗯…不要对我有所期待哦?虽然我是OMEGA,但是…”女人脱下高跟鞋,踮起脚尖,在维克托脸颊上留下一个淡淡的红印。
还没等女人说完,维克托就狠狠的吻了下去,撕啃着女人那擦了点星口红的唇瓣,女人也很主动的张开嘴巴和维克托的舌头缠绕着,让维克托一点点的侵略着自己的口腔。
女人轻轻的将膝盖顶了顶,仰起头,将双手插进维克托那有点显眼的发丝,迫使他们对视:“如果说我是男人,你会介意吗?虽然会对你有点扫兴,其实一夜情也是不错的。”
“不会,我相信我的直觉,我喜欢你,我也是被你吸引而来的,”维克托几乎是秒答,然后小心翼翼的含着女人,应该说是离的唇瓣,“我不介意你是男人。而且,OMEGA也没关系。我可以和你养育我们的后代。”
离瞪大眼睛看着前方,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只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是认真的?”
将手抚上离的后颈,轻轻的琢磨着,加深了这个吻,吻到离有点晕晕的趴在自己身上时,将头伸向脖子后面在那里小力地啃咬了一下,完成了临时标记。
然后自己紧紧的抱着被临时标记却一脸茫然的离,维克托叹息道:“你觉得我像是说谎吗?”
离将脸靠在维克托的肩膀上,微微的喘着气,“我不知道,因为我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人。”
不顾别人感受就拼命发起进攻的人。
和他的职位一样。
垂下眼睑,看着怀里的人,维克托低下头小力小力的吻着他的唇,一点点的安抚着怀里颤抖的人。
“我们可能都醉了吧………”
说着这句话的人依然发出那股淡淡的清新的樱花气息。
………


 

 

 

 

 

 


3

 


结果一个星期过去了,离还是没有出现在维克托的面前。
他现在是有点郁闷呢。
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到了花园里面,旅馆中心是空着的,很适合当作一个小型花园,花园中间有一颗不大也不小的樱花树。
树下摆放着桌子,有一个黑色碎发的男孩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维克托小心翼翼点着脚尖靠近了过去,弯下腰瞧着男孩,眼睫毛一点一点的颤抖着,嘴巴小幅度的翘起来让人觉得有点可爱。

星星零零的花瓣落在乌黑的发丝上,维克托伸出手想将头发的花瓣一点一点的拿下来,在桌子上堆成一座小山,然后悄悄地蹲下来,小力地捏着男孩的脸。

男孩穿的是一件有点旧的卫衣,上面有点脏脏的,依然还是很小心的起身拿起一个椅子放在男孩旁边坐了下来。

虽然有不小心踩到地上的枯叶。

虽然有因为放椅子的地方不好过去而不小心摔跤。

男孩还是没有醒。

轻轻的拥着男孩的后背,维克托小口小口的吸收着不知道是男孩信息素的味道还是樱花的气味,对于维克托来说却是精神上的支柱。

突然男孩转过身轻轻的拥着他,一点一点的加重了信息素的释放,信息素不停地包裹着他们的身躯。

依然是那个熟悉的味道,却掺杂着自己的气息,不停的浓郁了起来。

维克托用手将男孩耳根后面,找到了那个熟悉的标记。

然后心情愉悦的抱紧了男孩。

“找到你了。”

 

 

 

 

 

 

 

 

 

 

突然变成长篇?

不知所措。

评论(12)
热度(43)

© 嘤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