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ABO】岛樱 壹

 

樱瓣贴唇 仰起头 少许乌黑发丝向后跑到后背上 轻轻地呵气 被染上些许鲜红的花瓣飘扬在空中 随风飘逝 很美丽

 

 

 

1

 

他的胃很难受。
就算是俄罗斯民族的英雄也难免会有不适的时候,用手揉了揉肚子,有点艰难的站了起来。

组织在上一场战斗上胜利了,为这整个世界带来了永远不会停止的和平,这也就意味着这位英雄有了休息的时间。
拉开光滑的铁门,一阵海风迎面而来,轻抚着他的脸庞,咸咸的海风让他的胃稍微好一点,不那么疼了。
船只再过三十分钟就停靠站起日本某一个码头边,维克托也说不上是什么码头,不过也没有必要记得,这只是一个过路的码头而已。
他很享受不跟随大部队,而是自己一个人独自坐船回去的时光,虽然他晕船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他很多年。

一路上他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人,这个世界的人都知道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个大英雄,是他带来了和平。

船已经安全的靠岸了。

那是一个看上去有点落后的码头,小心翼翼地与看上去像是刚上没多久的水泥地板亲密接触,扶正帽子看着前方。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情好了很多,胃也不难受了。

弯下腰将放在脚边的箱子拿起来,他现在需要一个可以洗澡的地方。船上也有不少的OMEGA,那些OMEGA散发的气息让他很喘不过气来。

街道两旁的樱花树很美,维克托也很享受。大步大步的走着,时不时踩到已经干枯的树叶,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路上很安静,不过他还是听到了街道的那个尽头有人群的嬉戏声,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在那里上映着呢,不由自主的点起脚尖,可是却被粉嫩的樱花遮掩住了,有点懊恼的抓了抓刘海。

当走到一家旅馆的时候他停了下来,那是一栋外墙涂了浅蓝色的两层建筑,看起来更像私人的房子,至于为什么维克托觉得这是旅馆。因为大门上挂着一个木招牌,招牌刻着Hotel的字眼。

小心翼翼的在将脚跨过大门口的门槛,将戴在头上的军帽摘了下来放在胸口:“你好,请问有人在吗?”

一个身材丰满的中年妇女从右边挂着一块碎花窗帘布的门走出来,脸上洋溢着和蔼的笑容。

“啊啦?你好,是来住宿的吗?”

“你好女士,”走上前去握住妇女的右手然后礼貌性地吻了一下“我打算在这里住一个月,听说日本人民很持家,就像美丽的女士您一样。我想我可能可以在这里相遇到我的另一半。”

妇女揉了揉维克托的头发:“嗯,希望我可以帮助到你,来登记一下吧?”

“好的。”把箱子放在地上,将和自己相关的证件进行登记后,维克托知道老板娘叫做胜生宽子,这家旅馆是她和她的丈夫开的旅馆。

“这个建筑是想留给儿子,所以才上的浅蓝色。”将切好的茶放在维克托目前,维克托表达谢意后小口小口地抿着,淡淡的苦涩感覆盖着舌尖。

是抹茶。

“小维是军人吗?”宽子指了指放在一旁的军帽,“感觉我们这个小镇很少看到军人呢。”

微微眯着眼睛“是的,我也是偶然到达这个小岛,”将杯子里的茶水喝完,宽子示意维克托将杯子放在桌子上,滚烫的水被倒在印着两只海豚的玻璃杯上,向杯口处涌出有点烫手的水蒸气。

“我已经到了要退役的年龄了。”吹了吹杯口,“我想我很喜欢乌黑头发的人,我也很喜欢日本的文化,”用带着皮质手套的手点了点自己的下巴,“所以我的日语还是不错的呢!”

“啊啊,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呢!”

“谢谢你,宽子女士。”

他们正是愉悦的交谈时,有个黄发少年正在门口,依靠在上,用手敲了敲门框上的木头,“喂宽子,时间到了。”

“啊啊啊,你看看我,我都忘记时间了。”宽子站起来将围裙放好,带着笑意对疑惑的维克托说:“小维,我们走吧?”

 

 

 

 

 

那是一个小小的舞台,维克托可以看得出是用大小不一尺寸的木牌搭建好的。虽然简陋,可是在这个舞台下面,坐满了人群。

“宽子!这里!”在人群最前方有一位很醉了的女性叫着宽子的名字,“好!”说着宽子示意维克托跟着她走。

“这个外国人是谁?”

“啊是今天的顾客。”

“啊是嘛...”

女性没有再多问,倒是她旁边的黄发少年直勾勾的看着维克托。

工作人员把黑色的舞台布掀开,维克托发现舞台上面放着一个餐桌,桌子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黑发女子。
眼角处画着红红的眼线,女子轻轻眨了眨暗红色的眼睛,薄薄的眼皮带动着细长的眼睫毛,迫使眼睫毛在在空中一动一动。
长发时不时因为她的动作滑过她的脸庞,用木梳子动作优雅的将那些调皮的发丝整理好,喃喃道:
“我在这寒冷的冬日等着你,期待着你回来的那一刻,我…我会离开的!”*
女子仰起头看着舞台右边的樱花树,仿佛是恰好的时机,樱花瓣掉落了下来,女子急忙小跑到树下面,将手捧成碗状,小心翼翼的接到了几片花瓣。
仰起头,将其中一瓣放在涂了点星口红的薄唇上,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沾了先许红色的花瓣飘扬在空中。
嘴角上扬。
维克托被这一幕惊艳到了。
感觉,这就是他要找的人。

 

 

 

 


演出很成功。
维克托被庆功宴上,懵懵懂懂的看着身边的人,然后小声询问道:“那个………刚刚台上的那个女子…也会来吗?”
“啊啦?小维喜欢离吗?”啊…她叫离啊……维克托承认美人在这个简陋的舞台实在是有点太可惜了,他想把她带走,走到世界各个角落,让世界感受到她的美。
俄罗斯的军人就是那么的霸道呢!
将杯子的酒灌进喉咙,维克托撩了下自己左前额有点碍事的刘海,更好的观察那位离女士有没有来。

喝得有点混混沌沌呢。

“抱歉, 我想去下洗手间。”

询问之后知道洗手间的方向后,维克托有点站不稳地扶着墙站起来,自己的脚好像在跳舞一样又像打了个结一样。
走到走廊的维克托揉了揉有点看不清的眼睛,踏着不太稳的脚步,感觉下一秒就要撞到人一样。
是的,他真的撞到了一个人。
“哦哆…”下意识的用手接住对方,手紧紧的拥着他的腰。
“啊………抱歉……”
被撞的是一个很年轻的一个男孩,他一脸惊慌失措的离开了维克托的怀里,暗红色的瞳孔慌张的不知道看哪里好,最后深深的鞠躬道歉,就跑走了。
只留下一脸茫然的维克托,呆滞地看着自己的右手,碎碎的黑发,有点舒服。

还有一股淡淡的樱花香味。

 

 

 

 

 

 

军人维x女形勇

ooc是一定的x

 

 

*《仙鹤的织物》知道这个来自于【四季折の羽-镜音双子】

评论(3)
热度(68)

© 嘤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