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利知道维克托哭了。
看着伸向自己的那只右手,勇利将双手抚上去,细细的摸着,一根根分明的手指在自己手里,勇利可以感受到维克托的手在手抖。
可是事到如今,自己也不想再耽误眼前这个人的时间。
当摸到那个搁手的戒指时,勇利愣了愣,又眨了眨眼睛让自己镇定住,小心翼翼的松了松金色戒指,戒指本来待着的地方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自己到底独占了他多长的时间?
维克托一味的给予让勇利很心虚,自己只是默默的接受着,当维克托说想为了当他的教练而选择退役的时候,勇利知道,该做出决定了。
“抱歉,维克托。”低着头看下戒指,勇利说:“维克托不能因为我而退役呢!”
“勇利!可是……”
“没有可是!”本来还在维克托手上的戒指被勇利摘了下来,维克托惊慌的想从勇利手上拿回戒指,却被勇利的手握得死死的。“我宁愿在上一个赛季就引退而不是突然休赛的你过来!”无助的摇了几下头后两手握拳的捂住眼睛,“这样就可以了…………维克托也玩够了吧………”







梦百170+连只有两个真琴的产物。
哭着写着写着就睡着了,眼睛好痛……

但愿下期离可以爱我一点。


 
评论
热度(6)

© 嘤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