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宜馨哟
维勇为主 自娱自乐x
[这边拒绝转载哟]
[嘤啊]是自家两个妹子的名字 人懒就不改了w

【维勇】胜生勇利有孩子了。

纸鹿?

胜生勇利失忆了。

胜生勇利嗜爱柠檬茶。

 

 

 1

 

当男人三十岁的时候,他们共同选择了退役,计划着去英国登记了。

 


 

男人说不想把他们登记这件事告诉给大众。男人只准备告诉给双方亲属和那些曾经一起争夺冠军的伙伴们。

 

然后在俄罗斯请他们吃一顿饭做个简简单单的汇报,就好了。

 

当红色的本子在自己手上的时候,他哭了。男人那蔚蓝色的眼睛里也装满了泪水,然后他们工作人员的微笑与祝福下紧紧地拥在了一起。

 

那一天之后的第二天依然是那么的美好。阳光闯进他们在英国已经预定好一个月的别墅里,透过白纱照射在柔软的被子上。

 

他的腰被男人紧紧地拥着,他也将双手抚上男人的胸膛上。

 

 

交换了平时都会有的早安吻后,他们起了床。


 

今天是他们正式结婚共度的第一个早上,他们在价格不菲的餐厅上订了一顿会让两人都心情愉快的早餐。

 

维克托说过:我想在结婚的时候,在没有任何人的打扰下,和勇利共享一顿美味的早餐、午餐又或者是晚餐。

 

勇利却笑着点起脚尖,轻轻地亲吻着因为在想象而上翘的那抹嘴角:嗯,你来安排吧?

 

然后他们在这个鲜为人知的小城市里不需要任何的变装,大摇大摆地在大街上牵着手,不需要理会世俗的眼光。

 

他们是自由的。

 

难道不是吗?

 

 

 



这是一家拥有一个小小后花园的家庭餐厅。

 

将租来的轿车放在餐厅停车场后,他们下了车,走进了餐厅内部。

 

找到一个喜欢的位置,将一旁的椅子拉开,维克托做出一副很绅士的样子让有点紧张的勇利噗嗤地笑了。

 

当所有菜肴都上齐的时候,主厨将高高的帽子摘了下来,放在胸口,走出厨房和维克托畅谈了起来。而勇利则是小口小口地吃着那美味的菜色,默默地听着主厨和维克托的对话,似乎在感谢他们包场呢......

 

虽然有点吃不惯这里的西式早餐,勇利还是很卖力的吃着。

 


不能浪费呢!

 

突然主厨走到厨房,然后端了冒着热气的碗出来,放在勇利面前,用着蹩脚的日服说:猪排饭。

 

的确是猪排饭呢,虽然和家乡的有点不一样,家乡的是有鸡蛋包裹着,这里是没有,而增加了用煮熟了的西蓝花和小番茄做了装饰,嗯,意外的好看?

 

笑着对着主厨说了谢谢后,主厨也回应了祝用餐愉快后离开了。

 

可是这并不是一顿两人共享的早餐。却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

 

他们是做在落地玻璃的位置上,玻璃外面有绿油油的叶子,突然叶子动了动,正在用小碗分开猪排饭的勇利突然发现外面有一个人影。

 

那是一个有着一头脏兮兮的脸、脏兮兮的衣服、灰灰的银发小男孩,将整张脸趴在玻璃上,很滑稽地用暗红色的瞳孔盯着勇利。应该说是盯着勇利手上的食物。

 

稍微将勺子递到玻璃上,勇利看到那个小男孩真的就张大嘴巴的想接过食物呢。

 

真可爱!

 

正在和牛扒做奋斗而后悔早上吃牛扒的维克托看着勇利站了起来,走在门口处,阻止了想拿起扫把赶着小男孩的服务员。

 

弯下腰用手帕擦了擦男孩脸上的泥巴,用英语邀请着男孩是否愿意一起进去的时候,男孩脸上突然明亮起来,对着勇利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脱下外套,套在男孩的身上拉好拉链,牵着还不算很脏的小手,先带到洗手间洗了个手、再洗了把脸。

 

在服务员有点差异的眼光下,将小男孩带到维克托身边,男孩有点不好意思地扯着勇利的衣角,谁知道维克托将插着牛扒的叉子递到男孩面前时男孩一口的吃掉了。

 

“维恰,可以吗?”因为维克托说过想两个人独享这顿,勇利有点担忧的问道。

 

“当然,”将手伸向男孩,男孩小心翼翼地将手伸上去,“我也很喜欢他呢~”

 

抱起男孩让他安全的坐在椅子上,将刚刚分开的猪排饭放在他的面前,看着男孩大口大口的吃着,大大的鼓着腮帮,勇利双手托着下巴淡淡地笑了。

 

啊,上帝。

 

你说这个孩子怎么可爱,为什么会是流浪的孩子呢?

 

如果...他是自己的孩子该有多好呢?

 

孩子?

 

突然把身体坐直起来,看着维克托。

 

 

 

 

2

 

 

 

 有點緊張的看著對面正在餵著孩子吃飯的維克托,勇利咽了咽口水。


 


「我想領養這個孩子。」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叉子上的牛扒啪塔地掉在維克托那不菲的西褲上然後啪的躺在地上,然而維克托也沒有時間去理會那會不會帶來一個難看的痕跡。


 


 


......他需要一點時間...來消化這句話。

 

 

慢慢地拿起装着黑咖啡的杯子细细地品尝着,液体带给舌头苦涩的感觉,然后拿起纸巾擦了下嘴巴。

 

 

“勇利,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勇利用手摸了摸男孩的头发,“你也知道的,我一直很想要一个孩子,难道这不是上帝赐予我们的小天使吗?”

 

 

“...我不是女性,我不能为你养育一个孩子...”

 

 

“维克托不是说你很想要个孩子吗?”

 

 

“你知道为什么我之前拒绝的了吗?我觉得你会有一个对你很好、很美丽的女性,而不是我。”

 

 

“我还是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

 

 

低下头不去看维克托,他知道现在的他真的很任性。本来是美好的两人独享因为自己的任性被破坏了,相信维克托也很难受吧?

 

 

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下来,啪嗒啪嗒地打在自己的牛仔裤上。

 

 

他知道这一次旅行维克托做了很多很多,有很多细节都想到了,自己只是在一旁压根什么事都没有帮到忙却在这里不停的破坏。

 

 

自己真的...很任性呢!

 

 

不争气的眼泪还在留着,这个时候有一个小手拿着一张纸巾在自己脸上一点一点地擦掉他脸上的眼泪。

 

 

他看到对面两人:一个拿着纸巾一个拿着插着牛扒的叉子。

 

 

然后叉子被塞进勇利的嘴巴里,勇利不由自主地咬了下去。

 

 

“嗯...?我亲爱的勇利啊,你什么时候听到我说不了呢?”

 

 

然后从勇利嘴巴抽出叉子,站起来,低下头咬住对面那个沾满黑胡椒汁的嘴巴,浅浅地吻了上去。

 

 

一点一点的,描绘着那枚唇瓣。

 

 

只属于自己的。

 

 

大概猜到勇利的小小心意的维克托早就猜到了,也派给他那未来的小小儿子一个小任务。

 

 

孩子很乖巧地将他那未来的帅气爹地给他的的圈圈紧紧地握在手上,虽然有点搁手。然后跳下对他来说有点难度的椅子,稳稳地落地后,绕过桌子,将那圆圆的东西戴在他那哭得有点在喘气的麻麻手上。

 

 

那是一枚光滑的戒指。

 

 

维克托用带着同款银色戒指的左手的戒指紧紧贴在勇利的唇瓣上,然后再一次浅浅的吻上了勇利的唇瓣,放开:

 

 

“我希望我们可以一点一点的养育Ivy。嗯...我刚刚问了孩子叫艾维...?”

 

 

“啊算了,艾维也说很喜欢你哦,他说你和其他人不一样哦?”

 

 

“所以——————”

 

 

维克托又一次的亲吻这勇利,艾维也点起小小的脚尖吻了下勇利的脸颊;

 

 

“让我们一直走下去吧?”

 

 



-FIN-

评论(5)
热度(90)

© 嘤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