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宜馨哟
维勇为主 自娱自乐x
[这边拒绝转载哟]
[嘤啊]是自家两个妹子的名字 人懒就不改了w

【🌸】[维勇]嘿!我想把你告上政府的某个部门!你等着瞧吧!

*零零星星的脑洞聚集地 è¯·ä¸è¦ç”¨éžå¸¸æ­£ç»çš„三观看x
*占TAG抱歉…

*嗯哼w

 

 

 


所谓说,你根本就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刚刚洗完澡的胜生勇利,带着一脸怒气,狠狠地用盖在自己头上的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今天他的头发成功的完成了二杀(被水“浇灌“了两次)!
他自认为是一个温和、容易亲近的人。
至少他的学生是这样对他说的。
的确,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容易亲近并且没有恶意的人。
可是各位观众姥爷你们听过兔子被逼急了也是会咬人吗?
“更何况他是一只可爱的猪哦?”一个路人咧开微笑,用细腻的食指磨蹭着自己的下嘴唇。
啊哈我好气!
将手上湿答答的毛巾狠狠地甩在地上!!!

(1)
你们敬爱的、亲爱的、美丽的胜生勇利先生梳着整整齐齐的头发,穿着和平时一样的工作运动服,然后轻轻地推开自家大门,然后再带上了门。
脚上的黑色运动鞋踩在有点脆弱的木板上,发生沉闷的声音。
“咔嚓—咔嚓—”的。
今天的时间还是很充裕呢!
看了看手上的手表,然后跳下最后一个台阶,准备迈开步伐,走出今天接触着地球的第一步时—————
“哗啦啦啦啦————嗒—嗒—嗒—嗒———”
[你们知道瀑布打在身上的感觉吗?]
倒在维克托怀里的勇利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用维克托身上的衣服擤着鼻涕说到。

 ï¼ˆ2)
今天天气有点阴天。
哎嘿我手上有一把伞!今天的我无所畏惧!
胜生勇利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在并没有下雨的空气中打着一把和维克托眼球也是一样的浅蓝色雨伞。
可是他无视了人行道旁边有点涨的污水。
一辆特别眼熟的黑色路虎就像风一样地在勇利身边经过,结实的轮胎将脏兮兮的水带到湿气有点重的空气里……然后砸在那个来不及用伞挡的人身上。
[我觉得英国政府应该开办一个投诉人品的地方啊!啊啊啊维克托我好委屈!要抱抱!]
啊啊啊…绿油油的鼻涕已经嵌进了那白皙的衬衫上了…维克托只能强忍住微笑地抱着勇利。

(3)
今天维克托觉得有一件大事要发生。
勇利一脸淡定地喝了一口杯子里面的牛奶,然后抄起纸巾擦了下嘴角上的泡沫。
“你说,我们这是别墅吧…?”勇利笑了笑,“所以为什么会有人从二楼倒水下来呢?”
“我们家的车是黑色路虎吧?”
维克托没有说话,只是咽了口口水。




英国冬天的时候下雨的确很冷。
他们现在走在大街的人行道上,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维克托看着自己的爱人耳尖微微发红,走快了几步将自己的围巾围在了勇利脖子上,也盖着耳朵。
其实维克托也不是故意的,倒水那次是勇利第一次叫他去为窗台那几朵小小的向日葵浇上水,可是自己却在网上查询过要浇透…
然后车那次是他快迟到了。
勇利…该不会不原谅我吧?
街道上的人很多,勇利也走的很快,维克托感觉要被人群冲散一样,再一次快步地跟上了勇利。
这一次是紧紧握着勇利那有点冰冷的手。
勇利也只是愣了一下,然后也紧紧握着维克托的手,放慢了步伐,小声嘀咕道:“我已经找到可以投诉的地方了,我要去投诉那个把我变成落汤鸡的人…!”
可能是在嘈杂的大街上,维克托只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个字:“什么?我们是去吃美味的鸡料理吗?”
听到维克托吐着这句话的勇利忍不住笑了出来。维克托看着突然笑了出来的勇利有点疑惑。

走到了一个漂亮的建筑下,勇利停了下来,转过身有点严肃地看着维克托。

感觉自己的心脏都爬到了嗓子眼里了。

胜生勇利右手将口袋的小盒子打开,里面躺在两枚蔚蓝色的、简简单单的、没有任何图案的戒指,脸红着举起右手指了指旁边的一栋建筑。

斯卡伯勒民政局。

“我...我要去这里投诉你!你...你的钱包准备好了吗!”

一阵风将他们的发丝吹起,带着一点点花香,他们说不出是什么花的气息。

“我很乐意!请投诉我吧!”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是俄罗斯或者日本而是英国,你们...懂得!(ノ・ω・)ノ゙

我想放假!我要去看海!斯卡伯勒的屋子好好看!

求婚有了x有人想看离婚吗x

最近很大雨...老子的多肉全给我徒了!昨天真的差点变成落汤鸡x

脑洞派对更的快的原因:这里是玩脱的摸鱼用手机写的脑洞。FA那边我是电脑帮我认认真真的写x【果然电脑才是神奇啊!】

反正没人看 å°é€æ˜Žæ— æ‰€ç•æƒ§x

 

 

评论(6)
热度(29)

© å˜¤å•Š | Powered by LOFTER